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金光布袋戏之魆妖记第28集

 

  ——东瀛

  这个寒霜君到底何许人也,看起来像是一方巨头,在妖界跟胧三郎该是同等的存在,看他这样呛声,就知道必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做为实力强劲的新人,出场就收了风间久护,也算是一笔不轻的礼物。

  可是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啊?这俩货坐一起聊天的时候,像是在平等交谈,寒霜君言语间,总是我的人如何如何,还搞出一堆规矩来。

  然而,胧三郎在讲述过往历史的时候,似乎提到了二君在侧?已经看过好几天了,有些细节忘掉了。

  一帝二君五将?就跟魔世的一帝一策二将三尊七先锋这样的?

  所以寒霜君其实是胧三郎的手下吧,你看胧三郎一说活罪难名,寒霜君立马狗腿的向前将金敖冻成了冰雕……

  金敖的儿子叫什么来着?回头我一定会注意观察的。这小子怎么没被三郎给惩罚一下呢?此事东窗事发,就证明当初读心的时候,这家伙撒了谎,这可是欺君之罪啊,而且还延误了战机,间接破坏了干系那么重大的妖界通道……

  就像是金敖之前说的那样,你以为他会将一个能看穿他心思的人放在自己身边吗?不杀金敖的盘算大概也有这点在里面,所以三郎接下来会倚重这个读心术?

  啊,顺便说一句,小诚的存在感好像没有了,他接下来要变成路人君了吗?

  十八名流就这样挂了,是给寒霜君的交待,也是给霏泷的交待。说真的,我到现在都不太明白,霏泷到底想干啥。就算当年十八名流坑了你,可是这关你哥啥事,又不是他指使的,非要生死拼杀,你想要一个怎样的世界?

  还有道末,这家伙想干啥?看到妖族吞吃人族,居然一点也不惊讶,还一脸陶醉的样子。你看望月的反应多么的正常,说起来望月要开始逃了吧,这里她已经待不下去了,最重要的是,寒霜君对她的兴趣貌似不小,还有金敖的儿子似乎也有点趋向……

  ==

  看剧的时候看到好几个刷八百比丘尼的,一直想百度都忘了,今天搞这个终于去百度了下,原来如此。

  真的是很惊人啊,活了八百岁,代代施展十二伏邪阵的安倍流都是由她收的尸?我记得金光官方当初说,金光的世界是正常的世界,正常人活个百来岁就差不多了【其实我一直在想,金光播啊播的,播到后来黑白艳文镜人他们百岁之身后,都会死掉吗……】,那么这个比丘尼何以会活了这么久?所以她其实并非人族,而是妖族?这里的比丘尼应该只是金光一向的趣味,所以吃了人鱼什么的没有的事儿,设定里她就是妖族,一个希望天下和平的妖族,她知道自己的族群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所以来到人世后,见到了安倍流始祖时,一起研究了这个伏邪阵……

  安倍没有死才是应该的啊,多好的一个小伙子,至今还记得他教小诚忘掉悲伤的吞下去,这么快就换了偶,不至于就死了啊,片尾曲里人家跟无心小天使还一起奔跑过咧。

  再来说说那只小盒子,哈哈哈,这是图穷匕见了吗?赤羽干嘛要特意点明,你跟过往一样,直接这样说给温皇听不好吗?看把人家剑无极吓的……

  所以赤羽为什么要将这件事情点明呢?是到了关键时刻,所以表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还是在告诉温皇,其实我一早就发现这个事情了,只是一直隐而不说罢了?感觉如何都不应该啊,都是智者,这些应该都能看出来,所以是为了什么呢?

  哈哈,剑无极说温皇的坏话,给温皇的那个特写,好像是听到心里而正在盘算着怎样炮制作死剑无极……

  ——海境

  作为一直潜伏在暗处的阴谋家,雨相的水平是不是太浅了点?还是真的智商被强制下了线,居然就这样被俏如来唬住了。

  无论是未珊瑚还是俏如来,都说雨相的谋算毫无破绽,那么他为什么如此轻易就被坑了呢?如果不是智商突然下线,那原因我想到的就只有两点,一主一副。

  副的就是站在他对立面的人格局有限、被情牵绊,比如皇四子,比如螭龙。

  主的就是,雨相被糖胸压制了那么多年,一直没敢冒出头来,所以他的权谋术停留在一个纸上谈兵的阶段里,因为不敢暴露,所以就没有实施的机会,于是便只能一直在心里盘算,要如何如何,该如何如何,所以他跳起来后的算计都是滴水不漏,因为他还没有碰到真正合格的对手。

  跟未珊瑚对谈时没有被揭穿,是因为还没有份量足够的人物陨落在他的算计里,他可以一推二五六,坐拥不败之地。然而皇二子却是一个绝对份量的大人物,所以在与俏如来的交锋里,他才会露出这样的破绽,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的心理不够强大……

  看抢先骗的时候我就很不明白,此时还是有点不太明白,俏如来消失了几集后,为什么会出现在后方?雨相的威胁貌似没有这么大吧,他虽然在搞事,其实还是棵墙头草,抱着的思想是,不论哪方得势,都会需要我,所以我的地位是固定的,不会动摇……

  有这样的想法在,就证明雨相没啥格局啊,或者是我看错雨相这个人的野心了?

  墨者不排没有退路的局——所以这是俏如来安心潜到后方的底气所在?他猜到糖胸的退路有一明一暗,明者砚寒清,暗者唇虹鲵?砚寒清就不说了,算是暗棋,但其实是明棋,唇虹鲵是当时海境台面上唯一能够被当成退路的角色,有足够的武力值,跟糖胸有足够的牵扯……

  如果俏如来真是因为这样,那大概砚寒清也猜到了,所以他才会放心大胆的来拦龙子。当时龙子问,你来拦我,谁来拦皇渊的时候,我还在想,对啊,谁来拦呢?

  若是这样的话,是不是苏浥的智谋就浅了啊?感觉苏浥的智商走到这一步,也在掉线咧。是的,如果海境台面上的五个智者里,未珊瑚跟雨相不在前线,所以可以忽略,而俏如来跟砚寒清若是都看出来唇虹鲵是暗子苏浥却看不出来,那真的只能说明苏浥被砍线了。

  苏浥的存在就是造反搞事,而这是跟主角对着干,在光环的照耀之下,他的起义注定失败,所以他的存在就没了必要,皇渊描绘出来的那个未来,不适合他的这个身份,这是他的毕生理想,不成功便成仁,哪好苟且在这世上风花雪月!

  可是苏浥出道后还没有啥败笔,他大概唯一看错的就是螭龙了,在他的心狠手辣之下,阻挡在他理想之前的所有人都可以被牺牲,刀叔死是为了强逼龙子,捅千岁是为了收拢战力摘取最后的果实……

  那么这样一个人要怎样收线了?那就只能是智商掉线了啊!所以俏如来砚寒清能看出来的暗棋他没有看出来!

  真是好可怜的苏浥啊!

  看到苏浥的身体时,昔苍白有一个特写,而龙子没有给,好像很冷漠的样子。在刀叔挂掉后,苏浥真就是他的仇人了,但其实他应该动容的,毕竟曾经也是好朋友啊。然而他没有,如果自海境暗流暴发后的路是一个铸心的过程,他的心已经被铸的足够强硬。

  龙子啊,哎,是我心中的疼啊!我多想再看到他说看到鬼啊!对他真的不能说太多,说了会想哭,此事过后,如果还活着,他的心该何去何从!

  海境的台面上,昔苍白好像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活着的意义好像就是为了苏浥,当上一集里揭开身世的面纱后,我感觉他就已经死了,之所以还在台面上蹦哒,是因为还没有给他按排一个对手……

  虽然也算是好友,但龙子并不能让昔苍白归心,看不到跟随的意义!

  如果昔苍白要活着,就得重新给他找一段归属,我看十三铅貌似不错,这个人有没有可能也是纵横家呢?

  最后要放大招了,我特意留到了最后,也是我之所以会瞎说这一通的原因所在!

  那就是北冥皇渊!

  就从苏浥的死开始说起吧。

  这一集一开始就是这片黑幕,好,这是墨弹的效果,然后稣浥死了,据说是墨弹吐尽……

  我去,墨弹是个啥,这不是个啥物品么,原谅我看剧不认真,我是在百科里看到说墨弹吐尽,这玩意儿原来是从稣浥嘴里吐出来的?真的还是假的,我怎么那么不愿意相信呢?

  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反正稣浥死了,死在一片黑幕下,老实讲,我没看出来这片黑幕起到啥作用了,反正就是死在这里了,这是为了给刀叔一个交待吗?反正在我看来,稣浥的死是给了皇渊一个交待!

  没错,我觉得稣浥的死也是一场算计!

  造反造到这个地步,已经注定要失败了,可是怎么能失败呢?这是稣浥一生的理想与抱负,他绝不愿接受这个结果,于是做了最后一搏:让自己死!

  皇渊对稣浥的感情我敢打包票是爱情!至于是不是单相思,那可就说不准了。

  推翻海境的制度,是稣浥毕生的追求,任何挡在这条路上的人,他都可以硬下心肠铲除,不管是至亲,还是挚交,或者至爱!在这种情况下,身为他要推翻的阶级,哪怕他心中有再多的爱,也不敢爱,在那种若即若离相处模式中煎熬着。那封他说已经烧掉的信,最后从怀里掉出来的时候,皇渊的心头可谓是波涛汹涌。

  往事悠悠浮上心头的时候,皇渊做了一个决定!

  推翻海境现有制度是你一生的理想,你为了它而死掉,那我就要替你继续走下去!于是皇渊带着稣浥的骨灰,义不容辞的踏上了前往皇朝的路途!

  这就是我猜想的,稣浥对于皇渊量身定制的算计,用自己的死,用这个未竞的梦想,逼使皇渊义无反顾的燃烧自己,替他走完最后这段路!

  然而让稣浥料想不到的是,自己这边龙精虎猛、没有多少损耗的龙子败给了前一集里还伤重垂死的砚寒清,还有一只他智商掉线居然没能看出是暗子身份的唇虹鲵……

  真是想不败都不行啊!

  之前摆在稣浥面前的是这样的战力对比:龙子的伤至少还有七成功力,昔苍白也有个七八成,唇虹鲵没受啥伤有十成力,以及受自己刺激战力提升倍数的皇渊,还有破釜沉舟没有退路从而士气高昂的战兵。

  而那边有什么呢?作为暗通款曲一起搞事的对象,他可是一直知道雨相在搞事情,所以是后线飘摇欲坠的皇城,重伤垂死的砚寒清、螭龙、鳞王、皇三子,战力渣误芭蕉,外来受限人口千雪,以及武力值同样是渣的俏如来。

  这样一对比,要攻破皇城,起码有个一半的几率!仗打到这个程度,就算是还有三成的可能性,也只能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真的是“时不利兮骓不逝,虞姬虞姬奈若何”啊!

  唇虹鲵居然是糖胸埋下的暗棋,真的是很不可思议啊!不过编剧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人家,好不容易因此将这人的人格提升了点,人家背负着恋慕权势的骂名那么久,好不容易一吐心中郁气大声的告诉世人,我没有那么不堪我是在忍辱负重我其实是卧底,结果转脸就打别人的脸!人家说王将相他总是第一,编剧你好歹让人家多撑几招啊,结果就是刀片沾了沾,豪言壮语仿佛还在空气里飘荡,第二下他就被打飞了……

  最后这段路,皇渊强的简直是不像话!鳞王俏如来就不必说了,刚刚强势赢了龙子的砚寒清应该也没多少气力了,然而唇虹鲵跟千雪可是生力军啊,千雪还被环境压制,也不去说他,大表哥呢?大表哥这几天貌似一直都在养精蓄锐,结果呢……

  大表哥的武力值,从当初跟鳞王点到即止的一战里就可见一斑,这个人的确有可夸口的价值。然而小表哥呢?小表哥身后虽然有兵,但他打穿通路不可能等他们,所以一路走来几可说是孤身直入敌营,那些小兵站那让他杀都得费力气,更何况偶尔还有人能砍一刀两刀,所以他早就耗去不少血了,但就在这种状态下,他依然完爆大表哥,以及千雪以及另外几人……

  这种义无反顾一往无前的气势真就这么超然吗!

  开挂开的让人怀疑人生……

  片尾里千岁爆了一个更大的招,以他对稣浥的无保留来看,肯定有告诉过稣浥,所以稣浥以自身性命相逼进而算计的小伎俩里,针对的其实就是这个大招……

  ==

  嗯,我讲完了,感觉还是蛮累的……


评论(1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