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愁羽】过眼云烟

第三章:小乞丐

 

8

重新回屋取了银钱的愁落暗尘进城买了米面后,就躲在屋里天天看书习字,为来年的进京赶考做着准备工作,这是实现抱负的唯一途径,他决不容有失。

愁落暗尘无疑是一个心比天高的人,这几乎是每一个读书人的通病,但世上的读书人有千千万万,能够展露峥嵘的书生终究只是极少数。

若说考取童生时他是县试的前三,所以信心满满踌躇满志,那么考取秀才时他是府试的垫底,于是鞭策自身加倍努力。

府试垫底便是愁落暗尘的底细,这样的成绩,想要在朝试时冒出头来很难,而对于一个寒酸的落魄秀才来说,这样的人其实并不具备怎样的优势。所以知道他的人不会怕他,但也不会刻意去得罪他,毕竟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时间一晃便是两个月的时间流逝,这段时间愁落暗尘只出过五次门,都是采购米面,顺便买点肉回来犒劳自己,一来一往的路上,便是他散心的时间。

这一天愁落暗尘穿上臃肿的棉袍,熄了屋里的炭火,关了屋门站在了北风呼啸的小路上,那风真叫一个尖呀,打着旋儿的往棉袍里钻,锥心刺骨的疼。

使劲裹了裹棉袍,见四周无人,愁落暗尘缩着个脖子,远看便跟个小老头似的,在寒风里蹒跚着前行。

真的很冷呀,如非是再有十天就过年了,愁落暗尘是不会出门的。

一开始路上看不到一个行人,但渐渐的人就多了起来,愁落暗尘名声虽不显,却一直都很严格的要求着自己,即便是进山砍柴,也要把自己打扮的干净利落,如今却因为冷而缩着脖子,走在渐趋拥挤的人群里,想一想就觉得别扭,于是在某个岔口他拐了进去,且行走了一段路程才拉了拉自己的棉袍,将自己打扮的很是气宇轩昂,不畏寒风雄纠纠气昂昂的走转来,汇入了赶集的大潮中。

小城里很热闹,街道两边摆了小摊子,小贩们不用吆喝,摊子前自然挤满了人。

愁落暗尘在街上缓缓行走着,不时凑着热闹挤进扎堆的摊位前,看别人言来言去讨价还价。

便就这样一路习艺缓慢的走动着,不知不觉就穿过了两条长街,来到他此行的目的地:菜市场。

菜市场里的人比街上的人更多,也更显吵闹,只是感受了下气氛,愁落暗尘便被吓住,他被人群推挤着,很小心很艰难的避过那些提着鱼肉的人,然后买着自己想要的菜。

割了几斤猪肉,买了几只鸡,还提了十来斤鸡蛋,这便是他这次出来的主要采办物,在回程的时候还要买两挂鞭炮。

很艰难的挤出菜市场,愁落暗尘低头看一眼自己手里提的东西,然后举袖擦了擦汗,便就这样走了出去。

感觉脸上划过一片冰凉,他抬起头一看不由怔住,第一场雪便就这样落了下来。

 

9

愁落暗尘退回几步站到屋檐下,将手里提着的编织袋放边上的石柱上,就开始拉扯衣服,估摸着密不透风了,才提了袋子一头扎进了风雪中。

雪下的很大,鹅毛一般,地面已经铺了一层,踩在上面咯吱响,快要没过鞋底了。

之前还很吵闹的街上变得很冷清,然而冷清也只是相对而言。

街上的行人依然很多,只是不再显得拥挤。

在街边摆摊的人显然对天气早有提防,每个小贩都带了有棚布,将自己的货物遮盖住了。那些还在街上溜达的行人也基本上都撑起了伞,没有带伞的人都钻进了街两边的店铺里,当然也有一些蛮不在乎的在雪地里晃荡着。

没有带伞的愁落暗尘也在风雪里晃荡着,只是速度略快了些,也并非是不在乎,他只是觉得这场雪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这般大的雪片怕是要不了半个时辰,地面便会积起很厚的雪,要是时间再长一点呢?所以他心中所想,是早点回家,反正该要采办的已经采办了,哦,还得买上几挂鞭炮。

想到还要买鞭炮,愁落暗尘的脚步停了停,然后站在风雪里思考了几息时间,最终决定还是省钱为要。

同样的货物,同样的时期,因为店铺的位置不同,价位也会不同,主街上的店铺自然比偏巷里的要贵,为了省下一些银两,愁落暗尘无视了这场声势浩大的风雪,前跑了几步后沿着十字路口拐了进去。

落下小城并不大,主要街面是一个丰字,除了丰字街外还有一些偏僻小巷,零星的经营着一些店面,也会有小商贩摆摊。愁落暗尘要去光顾的地方就在一条小巷子里,这里只有五家店铺,卖鞭炮的这家主营是杂货。

当快要拐进这条小巷子时,突然有一声爆喝在愁落暗尘的耳边炸响,吓的他渐要缓下来的脚步一滑,差点就摔了个屁股墩儿。

“滚!以后不要再来了!”

愁落暗尘心有余悸的揉了把胸,有点紧张的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就走出了这道窄巷,看到了一幕让他有些气愤的画面。

鹅毛般的雪片纷纷扬扬的落着,地面已经铺了厚厚一层,寂寥的窄巷里,一条单薄的身影瑟缩的站在那里,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馒头,凑在唇边狼吞虎咽着,那个馒头就在愁落暗尘望过去时还有一半,就这么眨个眼的功夫,便已经全进了那人的肚子里,然后那人又抬起头,眼巴巴的望着那雾气缭绕的蒸笼。

“再不滚,我就打死你!”

一道魁梧的身影突然从铺子里冲了出来,手里还握着擀面杖,怒气腾腾的样子让愁落暗尘觉得很暖的身子变得很寒冷,下意识里偏了下头闭上了眼睛,很怕听到那会让人牙酸的声音。

什么声音都没有,愁落暗尘睁开眼睛看过去,那个单薄的身影依然瑟缩的站在那里,除了脖子缩的更厉害了些,双脚仿佛生了根一般钉在那里,一点都没有想要躲闪的样子,他仿佛仰望巨人一样的望着那个槐梧大汉,眼里流露出来的神情是那样的卑微与悲哀,愁落暗尘突然有一种感觉,那个人好像很希望那根擀面杖落在头上,一了百了。

槐梧大汉仿佛被人点住了穴道,就见他面上凶恶铮狞,高举着擀面杖的手臂上青筋暴露,像是用了很大力般要往那人的头上砸落。

时间仿佛静止,画面就此定格,愁落暗尘往前走了一步,踩着积雪发出的咯吱声在此时静谧的窄巷里,显得是那样的惊心,仿佛对峙的两人同时扭头看向他这里。

衣着单薄的人只是看了一眼,便将视线挪开越过槐梧壮汉的身侧看着那雾气缭绕的蒸笼。槐梧壮汉却有些颓然的放下高举着的手臂,转身有些无精打采的走回了铺子里,原来那一瞬并不是要用力,而是为了收力。

便是那望过来的一眼,愁落暗尘刚要抬起的脚顿了顿,又落回了原地,他来过这条巷子好几次,每次都要来这里买一些馒头回去备着,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而这个人他见过。

看起来好像很茅盾,但其实一点也不,没有见过是没在这里见过,见过是在别处见过,他赫然是前些时候卖给自己那只小鸟的猎户,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很显然,孤独缺也认出了愁落暗尘,那只小白鸟曾经带给自己那么大的希望,眼前这个买走小鸟的人,真是想忘都忘不了,但也因为认出来,所以他压根就不想搭理这个穷鬼书生。

愁落暗尘还在心里想着因果的时候,孤独缺已经走回铺子里,顺手将擀面杖搁在灶台上,揭开白缦拿了一个馒头,气势汹汹的又出来,恶狠狠的拍向那个乞者,凶巴巴的吼道:“滚!别再来了!”

便在这时,有一道小小的身影自铺子里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孤独缺的腿,仰着小脸可怜兮兮的说道:“叔叔,我肚子饿,想吃馒头。”

孤独缺拿着馒头的手顿了顿,转而胳膊回缩,将馒头递向那个小丫头。

乞者前伸的手也顿住,他没有试着去抢那本要属于自己的馒头,他只是有些呆滞的看向那个小姑娘。

小丫头松开孤独缺的大头,雀跃的掂起脚尖,伸长了胳膊迎向雪白的馒头,便在这时有一根藤条伸了过来,在那双小手上恶狠狠敲了一下,两道红印在小姑娘的手背上清晰的呈现,小姑娘低呤一声,将双手背在身后,疼的她眼里泛着花,小鼻子直抽抽,却极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乞者看着这一幕眼圈泛红,两行清泪就这样流了下来,他愤怒的抬起头,看向那个拿着藤条的人,表情却再次呆滞。

远处的愁落暗尘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原来这家铺面并没有转走……

哑残怨女敲下那一记藤条后,心里也疼的跟什么一样,但她脸上却是带着笑,和善的看着那名乞者,就见她丢掉藤条,走前两步伸手自孤独缺手里接过馒头,递向乞者。

乞者不动,只是呆呆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看向那个眼里泛着泪花的小姑娘,又看了一眼那个跟在妇人身后略小一点的小姑娘,最后看向被妇人抱在怀里更小的小姑娘,他从她们眼里看到了相同的渴望,对热腾腾的馒头的渴望。

“嗯嗯。”哑残怨女将馒头塞进乞者的手里,嘴里呜呜两声,单手比划着。

乞者茫然的低头望着手里的馒头,又抬头看着妇人,双腿一软跌坐在阶沿下,呜呜的痛哭着。

孤独缺眼里也泛起了泪花,他抬头望着纷纷扬扬的雪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愁落暗尘走上前来,递过两块碎银子,轻声说道:“他的馒头我付账,另外帮我装些馒头,我等下带走。”

有雪花落在了脸上,孤独缺举袖将雪花拂去,低下头来看着愁落暗尘,他看的很认真,很的很仔细,像是要将这张脸刻进身心深处,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那天的情景,尔后接过银子有些感怀的说道:“书生,你又要来多管闲事了吗。”

愁落暗尘轻轻笑了笑,看了眼低着头蛴坐在那里啜泣的单薄身影,又抬头冲哑残怨女点点头,然后转身走向隔了两家的杂货铺。

“叔叔再见。”两个大点的孩子脆生生的喊道,然后一起抬头看着哑残怨女。

哑残怨女将身后的孩子拉到身前,手掌轻轻的在两个孩子的头顶抚摸,对孤独缺点了点头。

孤独缺如奉伦音,赶紧揭开白幔,先后拿了一个馒头递给小姑娘,嘴里殷勤的叮嘱着:“大妞,小心烫,小妞,小心烫。”

愁落暗尘很快就从杂货铺里走出来,手里提着的小麻袋明显鼓了一些,他走向馒头铺,伸手接过孤独缺递来的一大包馒头,塞进了麻袋里,然后他蹲下身,拍了拍乞者的肩膀,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乞者没有抬头,弱弱的声音啜泣道:“羽人非獍。”

愁落暗尘眉头一挑,眼里绽放出精光,低喝道:“好名字!”

孤独缺显然也有点意外,眉头挑了挑,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弯腰抱起最大的那个孩子,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对于赞美,羽人非獍无动于衷,依然低声的啜泣着。

愁落暗尘笑了笑,牵起羽人非獍的手,说道:“你愿意做我的书童吗?”

羽人非獍霍然抬头,呆呆的看着愁落暗尘,紧跟着也要站起来,却因为衣着太单薄,本来就冻的快要没有知觉的双腿被融化的雪水一侵,真正变得麻木起来,竟是没有站起来,扑的侧倒,连带着愁落暗尘也倾覆在他的身上……

两个小姑娘看着这一幕觉得很好玩,捧着热腾腾的馒头咯咯的笑了起来,于是大家都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