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愁羽】过眼云烟

第二章:小白鸟

 

5

孤独缺将鸟笼提至眼前,看了一眼里面的小白鸟,满脸狰狞的叮嘱道:“最后一次机会,不成功我就摔死你!”

小白鸟趴在笼子里,依然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对于那句杀气十足的话,没有一点点反应。

孤独缺很无奈,他是一个猎人,对于动物有着先天的震慑力,所以他心里其实很明白,这只小白鸟大概是真的快要死了,这也正是他为什么没有在家里训养几天再拿出来卖的原因,他怕它突然就死掉了。

可惜谁也不是傻子,那些被他顺着富有程度辗转找上的有钱人,都没有看上这只认不出品种、但看着颇为不凡的白鸟,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没人愿意买一只必死的鸟回来膈应自己,更何况对方还开价那么高!

孤独缺也觉得自己的开价高,所以每找到下一家买主时,他都会把价钱往下面降一降,降到现在简直就跟白送差不多了,当然,这只是针对他原来的期望来估算,实际上按他上一次的开价卖出去的话,够他舒舒服服的过上半年的悠闲日子。

威胁过后孤独缺开始收拾心情,感觉到自己笑得并不勉强了时,便提着鸟笼走进了粮行。没过多大一会儿,他便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很显然,这最后的一次希望,最终还是变成了奢望。甚至他将价钱压了又压,但这样做的结果是,他差不多是被人赶出来的。

孤独缺心里那叫一个气呀,打开鸟笼子他蛮横的一把抓着小白鸟,高高的扬起胳膊就要往地上摔时,愁落暗尘正巧走到这里,看见了这一幕的他,也瞬间看到了小白鸟的眼神,一种很怪异的感觉蓦然袭上心头。

又是这种感觉!愁落暗尘的心里迅速划过这个念头,然后想也不想的大声喊道:“且慢!”

 

6

孤独缺高举的手顿了顿,扭头看向声源处,见是一个书生,便放下了手臂,但手里依然捏着小白鸟。

对于不明底细的人而言,现在的愁落暗尘真的很有气势,他的衣服虽然很沉旧,但却洗的一尘不染,最重要的是,他穿着书生长袍!

只有考取了童生的书生才有资格穿书生长袍,而看这人的气度,孤独缺有理由怀疑喝止自己的人是一个秀才,这可是已经具有功名、参拜县官只需拱手的存在!

孤独缺的脸色阴晴不定,因为弄不清底细,所以他的态度还算恭谨,很礼貌的弯腰施了一礼,问道:“不知小哥有何指教。”

自家人知自家事,喊出那两个字后便已经后悔的愁落暗尘只得拱一拱手,硬着头皮说道:“不知大叔的这只小鸟可否出售?”

孤独缺的眼珠子一转,觉得这只鸟就这样摔死了还是可惜,能卖出去就卖出去吧,于是小心的将白色的小鸟放进笼子里,关上小门递给愁落暗尘,说道:“十两银子,卖给你了。”

愁落暗尘闻言吃了一惊,啊了一声后迟疑的说道:“大叔,太贵了,我买不起。”

孤独缺比愁落暗尘更吃惊,他突然提高了音量喊道:“什么!十两还贵!”

实在是怪不得孤独缺如此失态,要知道他提着鸟找上第一个买主时,喊出的价可是八百两银子,然后递次往下减,减到这家粮行时只剩下两百两。因为是最后一个潜在的大客户,所以他在里面连着往下降价降到了五十两。虽然最后是被老板不耐烦的赶出来的,可是这次喊出的十两是以五十两的基础上降下来的,就这居然还要说贵!

十两居然还说贵!孤独缺差点被气得吐血,但他突然皱眉打量了眼愁落暗尘,见对方虽然穿着笔挺的书生长袍,但却显得很破旧,便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想到这只鸟反正是要被自己摔死的,就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算了,你有多少钱?”

愁落暗尘从袖口里取出一个荷包,将里面的碎银子倒在手心里,递上去给孤独缺看,很落寞的语气说道:“诺,我只有一两银子。”

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孤独缺撇撇嘴,但有总好过没有,就伸手接过银子往怀里一揣,取出小鸟递给愁落暗尘,耐着性子解释道:“我这笼子都不止一两银子,所以只能卖给你鸟。”

愁落暗尘捧着小鸟点点头,礼貌的说道:“我知道,谢谢大叔。”

因为从头到尾愁落暗尘都很礼貌,所以孤独缺踏前一步又退了回来,拍了拍愁落暗尘的肩,叮嘱道:“这只鸟你好好调养,没准会出现奇迹。”

愁落暗尘只得再次点点头,然后他看着孤独缺大步离去,很快就混在了人群里看不见了。收回目光看了看手心里的小白鸟,又抬头看了眼粮行,愁落暗尘叹息一声,沉默的转身,走向了来时的路。

 

7

热闹的集市上,愁落暗尘孤独的走在熙攘的人群里,他的手里捧着那只倾全身财力买来的小白鸟,很认真的研究着,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会在看到这只鸟的时候,会出现那种现在依然没弄清楚的怪异感觉。

小白鸟耸拉着脑袋,安静的趴在掌心里,只偶尔抬头看一眼愁落暗尘,每当视线对视时,那种怪异的感觉便会出现在感官里,这让他的情绪很烦燥,他弄不清那种感觉,但又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怪异、荒谬,想太多。

可不就是想太多?愁落暗尘突然哑然失笑,觉得自己钻进了牛角尖,这一省悟整个人豁然开朗,他不再刻意的去研究小鸟,而是盘算着要怎样赚取这一个月的伙食费,要知道他手里的银子,可都是早就盘算好了用处的,这一下子凭空多了一两的空缺,他得再从别处挪挪用项。至于这只小白鸟嘛,愁落暗尘又低头看了眼掌心,恰于此时对方也抬起了头,而那种怪异的感觉消失了,果然还是之前想得太多呀!摇了摇头,愁落暗尘苦笑了下,觉得自己修身养性的功夫还是差了点。

走出落下小城的愁落暗尘并没有走向自己所住的那个小村子,而是走向了另一条小路,顺着这条小路,可以看见前面郁郁葱葱的林木。

想到昨天还言语铿锵的说自己再不来此,而今天就破了誓言,愁落暗尘叹息着感叹道:“真是世事无常呀,我居然又来到了这里。”

说着他蹲下身子,将小白鸟放在了地上,然后抚摸着这只一直很安静的小鸟,笑着说道:“我很穷,养不起你,请不起医生,而且我觉得你不是病了,只是被关在笼子里太久,导致了心绪出现变化,才会这样的无精打采,才会这样的死气沉沉,现在我放了你,希望得了自由的你,可以慢慢找回自我,天高任鸟飞哟,加油!”

愁落暗尘站起来,转身,再不回头的悠然离去,所以他没有看到那只小白鸟的眼眸里,突然划过了一道亮眼的精光,整只鸟看起来,再不见一丝颓废,与死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