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85~86)

85

愁落暗尘看着奈落之夜拼尽余力向自己这边冲来,在之前他丢出那个掌声雷时,便已经松开握着羽人非獍的手了,此时他不着痕迹的往边上挪了挪,打算在对方扑过来的那一瞬间,拦在她的前面替死,因为这一刻再没有谁能够救他们了。

伤残致死的奈落之夜或许不用幻想毫发无损的拦住,但拼却一命狠狠的抱住应该是能够做到的,只要能拖延一阵,等上官寻命或者慕少艾抽出空来,羽人非獍至少能够活着。

是的,愁落暗尘心里就是这样打算的,然而并不需要他做什么,他很认真的盯着奈落之夜的动作,估算着扑上去最好的时机,然后就看到上官寻命自斜刺里飞过来,跟奈落之夜交换了一记致命的伤害,他呆呆的看着上官寻命无力坠落,他呆呆的看着上官寻命无力的看着自己,他呆呆的看着那一抹熟悉的温暖的笑容,他呆呆的看着他的手无力的摊开头无力的落下,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上官…”悲痛袭来,愁落暗尘身子趔趄了一下,有些失魂落魄的往那边踉跄而行。

“愁落…”羽人非獍眼里流下两行清泪,声音颤抖的唤了一声,伸手想要搀扶愁落暗尘。

愁落暗尘伸手将拉着自己的羽人非獍拂开,短短的十多步路,他却走的是那么艰难,身心沉重的几乎挪不动路。

扑通一声,愁落暗尘直直的跪了下来,跪在了上官寻命的身前,伸手抓住胳膊他开始摇晃,一边摇一边哭喊:“上官你醒醒,你醒醒。”

斯人已逝,哪里是能够摇得醒的,他绝望了,扑倒在上官寻命的身上失声痛哭,自责悔恨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羽人非獍走过来在他的身边蹲下,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部,疏缓他郁积的情绪。

愁落暗尘抬起泪眼婆娑的脸看了她一眼,想要说些什么,颤抖的嘴唇却抖不出来一个字,他转身又趴在上官寻命身上痛哭不已,悲伤太过沉重,一口气上不来,他昏了过去。

羽人非獍怔怔的看着为一幕,凄凉的笑了笑,然后她扭头看了一眼慕少艾,神情忽然很是决然。

慕少艾不知何时自那处沟壑里走来这里,静静的看着上官寻命,回忆着这两天里的点点滴滴。在前一天他们并没有过几次对话,但今夜的这场生死相斗性命互托,却已经胜过万千画面。

但他的表情并不如何忧伤,只是眼角还有残留的泪痕,羽人非獍看他那一眼时,他也正好在看着她,他看到了她眼里的那抹绝然,所以闪电般踏前一步,俯身探手按住他的肩膀,然后摇了摇头,轻声的说道:“他只是昏过去。”

羽人非獍愣了愣,泪眼朦朦的点了点头,轻轻的从后面抱住愁落暗尘,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静静的不发一言。

慕少艾深深的看了一眼羽人非獍,轻勾嘴角扯出一抹说不清意味的笑来,然后悠悠然走向前方。

前方是无言对峙的燕归人与姥无艳,两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俱都低着头,看不出来在想什么。便在此时,随着慕少艾的走近,姥无艳忽然抬起头来,眼里的追忆感怀消逝淡去,她看着燕归人笑了笑,却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愿施舍给慕少艾。

燕归人没有理会,他仿佛听不到脚步声,也感觉不到姥无艳的气息,他低垂着头安静的站在那里,就仿佛一座雕像,但他紧握长枪的手背上青筋毕露,他如标枪挺直的身躯在隐隐颤抖,他脚下的青石板早已如蛛网般裂开,他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压抑着自己……

这个时候的燕归人似乎很脆弱,但姥无艳绝不想尝试着去收割,她在安静的等,等燕归人的悲伤渐渐散溢。

“啊!”

燕归人突然仰天狂吼,如血一般的披风仿佛被劲风吹拂,猎猎作响,他的头发四散炸开,根根似剑一般直指苍穹大地,他闭着眼睛,却有血泪自眼角滑落,他手里握着的长枪像是燃烧了起来,通体艳红,一声炸响自他的脚下响起,如蛛网般碎裂的青石板化为石粉,像波浪一般往外翻涌,鼓荡出漫天烟尘。

烟尘里的地面突然往下陷落三尺,燕归人双腿微屈,人像一颗炮弹般弹向姥无艳,长枪如猛虎出涧,狠狠的下拍。

姥无艳一直都在戒备着燕归人的含怒一击,她原以为可以躲开的,却在尝试的刹那便放弃了,那种如骨附蛆的感觉那么的强烈,似乎躲下去就表示输定了,所以她打算硬接。

闭上眼倏忽间又睁开,她双手紧握刀柄,左脚踏前,右脚后撤,眼睛看着前方,看着那枚枪尖迅速在眼前放大,一声娇喝自她紧闭的唇齿间崩发出来,弯刀如托塔天王一般架住了长枪。

两股大力相撞,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姥无艳的身子往下陷落,唇角有血丝溢下,但她托举横卧的弯刀却架住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燕归人身子浮空于前,狠狠往下压着长枪,姥无艳脚下的地面再度往下塌陷,却一直稳稳的架住长枪。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便在这个时候,慕少艾抽着烟枪,意态闲适的往这边踱了过来。

 

86

姥无艳轻撇嘴角冷笑,脚往地面顿了顿,膝盖微弯,胳膊往回缩了缩,随着一声娇喝崩出,如泰山压顶一样的长枪往上弹开,姥无艳的身子贴着陷坑边缘溜了上去。

慕少艾的脚步顿了顿,眉头皱了起来,歪头想了想,不由得苦笑一声,然后他继续往前走去。

姥无艳窜出陷坑后便往前飘去,燕归人落地的瞬间便掠向姥无艳,两人在方才那处陷坑前相遇,砰砰乓乓一阵急响,两人落在了陷坑里。

这个坑很大,足有五米方圆,但这对燕归人的长枪依然不利,所以在打斗时燕归人迅速的将长枪拆解成两半,一时间两人你来我往打的好不热闹,慕少艾站在坑边看着两人在那里腾挪婉转,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时间在缓慢的流逝着,那边厢愁落暗尘都自昏迷中幽幽转醒,燕归人跟姥无艳还在陷坑里你来我往,就仿佛不知疲倦。

愁落暗尘痴痴傻傻的看着上官寻命,脑海里回荡着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对于那边的声响充耳不闻。

羽人非獍有关注着那边,只是她的视线更多停留在愁落暗尘的身上,忽然那边又传来一声巨响,她迅速的扭头看过去,就见燕归人跟姥无艳自陷坑里飞了出来,隔着陷坑冷冷的注视着对方。

渐渐有风扬起,这是真正吹来的风,而不是由人的气势崩发出来的。

风扬起燕归人的披风,风轻拂姥无艳的衣袂,风荡着慕少艾的青烟。

如标枪挺立的燕归人蹼的喷出一口血,单膝跪地,双手握着短枪往地上一插,撑住了自己的身子。姥无艳举袖拭去唇角突然溢出的血丝,望着燕归人明媚的笑着。慕少艾轻转手腕,一个白色的瓷瓶的飞向燕归人。

“喝啊~”妩无艳扬起弯刀,向着这边奔跑,速度越来越快,然后跳起来,一刀凌空而来。

慕少艾在姥无艳跑起来的时候,他也开始跑,然后也跳了起来,远处的羽人非獍看着这一幕,发出一声惊呼,听到这首贴着耳朵的声音,愁落暗尘有些茫然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羽人非獍,然后顺着目光看过去,这个画面好像在哪里见过,然后他记起来,然后他突然前倾了身子,朝着那边大吼:“不!”

声音非常嘶哑,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身子无力软倒在羽人非獍身上,突然大声的咳嗽起来,每咳一下都会有血沫喷溅出来,慌的羽人非獍连忙掏出手帕为他擦拭。

在这样的大势下,愁落暗尘的悲鸣掀不起一丝涟渏,他只能再次眼睁睁看着慕少艾迎向自己的死亡。

但慕少艾没有死,因为姥无艳的眼里只有燕归人,只要杀死了燕归人,剩下的人予取予求罢了。

之前跟发了疯的燕归人一番力拼,姥无艳似乎也已经成了一个花架子,没道理可以忽略已经调息过一段时间的慕少艾,然而得到奈落之夜死后移交过来的功力,姥无艳已经强到可以让人绝望的地步,便如之前那般,在悲恸状态下的燕归人战力得到很大的加持,一番力拼下自己力竭吐血无力再战,而她却只是嘴角溢血……

两人即将在空中相遇的时候,姥无艳于无处借力之中,强行扭了扭腰与慕少艾错身而过,顺便一脚踢到他的背上,借着这股力道身子更快的往燕归人那里飘去,而慕少艾则喷出一口血落在了陷坑里。

看似慕少艾的阻挡好像没有起到作用,甚至是加速了姥无艳的动作,但她那一下看似轻盈的拧腰,实则还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至少之前的蓄力与积攒的气势都为止中断,但她以为这样便已经足够了,因为她明白那种爆发之后的虚弱感,是多么强大的反噬。

然而姥无艳忽略了一件事情,爆发这回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只看那种刺激够不够强烈,之前上官寻命死了,所以燕归人爆发了,此时慕少艾好像也死了,所以燕归人又爆发了。

慕少艾丢过来的那个瓷瓶早被他抄在手里,里面的药也都倒进了嘴里,然后他抬头,就看到慕少艾吐血坠入陷坑的那个瞬间,瞬间头发再度如剑一般炸裂,直指四面八方,披风猎猎作响,仰天一声狂吼,他缓缓的站起了身,双眼凛冽如寒风一般看着飘过来的姥无艳,手里的短枪合在了一起,咔的一声响,又变成了一把长枪。

长枪挽了个花,枪尖在身后地面拖行,燕归人端凝沉稳的向着前方大踏步而行,步伐迈的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就像是跑起来了一般。

喝!两道声音重叠,一者雄浑,一者轻脆,弯刀劈砍,长枪斜扫。

铛!金铁交鸣声响起,硬拼了一记后,两人各有滞涩,然后姥无艳开始游斗,不再跟燕归人硬拼。

燕归人的名字里虽然有个燕子,但一点也不小巧轻快,面对不肯正面交锋的姥无艳,他几乎无技可施,但片刻后终究还是交换了几次伤势,燕归人毕竟是靠着一股气势硬撑,伤的比软重,而且气势在渐趋下降。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