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78)

78

姥无艳往前踏了一步,手里的刀挽了朵花儿,问道:“不知道你还藏有多少底牌呢?”

燕归人将两截短枪衔接成一把长枪,笑着说道:“你可以慢慢试。”

姥无艳摇了摇头,用刀指了指他的身后,说道:“其实你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需要爆发。”

燕归人沉默,他没有回头去看,但他知道那边的情况,是的,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来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姥无艳竟然能变得这么厉害。

姥无艳耸耸肩,就如她所说,她这边不需要急,见燕归人无动于衷的样子,很乐意陪着说些闲话。

“相信你之前也已经看出来了,但我还是想说,这大概是属于反派的劣根性吧,但是我无所谓啊,我是秉承天地而生的精灵,上天从来都是眷顾我的。”

“悟明峰上我与你定下十年之约,我便知道期约满时,你会前来将我锉骨扬灰,所以自那时起,我便开始准备了。”

“我本是苗疆伺养蛊虫的一颗奇草,那个苗疆人在一处绝谷里养蛊把自己养死,于是我就在那处所在扎了根,经历了不知道多少风吹雨打,渐渐的有了灵性,又是不知多少年,我幻化成人形,走出了那片绝谷,兜兜转转不知道几日,遇到了你们的师叔,我从他身上感受到相同却又不同的气息,才会听他三言两语便随了上山。”

燕归人一直沉默的听着,其实他知道这段故事,但他不知道后来的故事,这是横亘在他心间十年的一根刺,也是横亘在悟明峰上十年的一根刺,所以他要听,至于上官寻命那里,他相信他可以挺过去。

“我在你们悟明峰上的那几天,是除了我幻化为人时在月光下翩翩起舞外最快乐的几天,这十年里我经常会回忆那几天里的快乐,回忆尚是少年的上官寻命对我的亲近粘腻之意,回忆已是青年却一脸呆滞木讷看到我总会不自然牵起的嘴角想要对我笑的你,回忆鹿寒泊这个大大咧咧逗趣爽朗的精灵同类,回忆须发皆白的号昆仑慈祥爱怜的目光与笑意……”

“然而大错俱已铸成,这些回忆便是毒药,每次回忆到最后我都会被悔恨淹没,我知道我错了,但我不准备赎罪,我历经千年终于活出自我,我怎能死?再说那也并非全部是我的错,所以我更要活着。”

“你们是不是很想知道,上山后的我明明那么温顺恭良,为什么会突然做出那等伤天害理的事?那几天上官白天里陪着我在峰里四处走动,给我指来指去介绍着述说着,那些沉淀的历史多么让我迷醉,我陶醉于悟明峰,感谢着鹿寒泊,你们都对我那么友善,我真有一种家的感觉,那么的温馨迷人。”

“可是第五天晚上,便有另一个少年来到我的住处,我在人群里见过他,我知道他叫恨不逢,我也知道他是无悼一人庸长老的儿子,所以我对他没有防备之心,我以为这是像上官一样的少年。然而他对我说的那些话,却让我迷茫让我惘然让我恐惧,他说你们之所以要带我上山,之所以带我看遍悟明峰上下,之所以讲述那些故事,其实是想要炼化我,其实是想要抹灭我的意识,其实只是想把我当作你们的宠物替你们看守山门,他对我说了很多很多,我终于开始害怕起来,那一夜他临走时语重心长的站在门外告诫我,让我白天里一定不要露出端倪,否则我连一丝机会都没有,便会被强行炼化。那一夜,我越思越恐,我对着镜子努力的练习,练习如何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我练了一夜。”

“虽然练了一夜,但我终究涉世未深,而且空泛的练习太贫乏,当第二天上官又带着我满山跑时,看到那些长老慈祥的凝视,我就觉得他们是想要我的命,所以我的脸色很苍白,表情很不自然,上官怜惜的问我,我只能说不舒服,于是被他小心翼翼的送回房,又郑重的请来了惠比寿长老,但我这是心病,又怎么能看出什么病来,他以为是那天的气候有异,所以我开始有点水土不服,嘱我好好休息。那天上官一直在床侧陪着我,很晚才走,而他刚走,恨不逢就来了。”

“恨不逢又给我灌输了很多思想,最后他告诉我,再过三天是我脱困的良机,他说那天他们会尝试着炼化我,只要我起始假装配合,至中途时奋起反抗,便会趁不备引导他们重伤,然后我就可以逃离了。于是我就等着那一天,因为有了盼头,有了脱困方案,所以我变得平静了很多,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一切都如恨不逢所料,当我暴起发难时,他们受到阵法反噬,全都陷入了昏迷之中,当时我以为恨不逢是对我真的好,所以我掠到潜藏在一边保护着的他身边,并想带他离开时,他却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他说他是在开玩笑,他说他是在逗我玩,他说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冷冷的看着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原来他并不是来保护我,而只是想看一出戏,听着他颤抖的声音里崩出的字,我顿觉天漩地转,原来悟明峰并不是要对我不利,原来这一切都是虚假。哈,我的理智崩塌,我的情感颠覆,我觉得世上的人都是薄情负义之徒,所以我当场捏死了这个我以为是真心对我好的恨不逢……”

“后来的事,就是你们眼见的事。”

燕归人握着枪的手背上青筋暴露,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当年姥无艳突然发狂,原来竟是这个家伙在中推波助澜。

“我杀了那些闻讯而来的二代弟子,可怜我本身并没有多少法力,不过是受阵法庇佑,暂时将你们那些长老的部分元气过渡到自己身上,杀光了他们后那过渡而来的虚浮元气也都离我而去,我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其后你们两人赶了过来,可笑上官还不肯相信,也幸亏他对我的信任,才能让虚弱至极的我挟持了他逼迫着你放我离开。”

“哼!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当时还对他存有情意,竟然没有把他杀死,这场大祸是他酿下,所以在我出了大殿杀那些围攻而来的二代弟子时,他偷偷的溜下了山,却被我在山下撞见,可笑他一身本领,看到我却吓的委顿在地,哭的眼泪鼻涕横流,求我原谅他,我明明虚弱至极,那时又已经清醒过来,怎么可能会让他看出来,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便假装安抚他并趁机制住了他。”

“为了制住他,我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元气用了出来,然后本能里吸了他的魂魄,我在慢慢壮大,我看着他的魂魄向我讨饶,想到悟明峰上那些惨死的人,恶毒将他的魂魄留了点,他还一副逃出生天的样子对我连连跪拜。”

“我来到了烟霞谷,在此地扎根,开始的时候是最追悔的时候,所以每天我都活在深深的痛苦中,每天我也都会折磨恨不逢,就这日子一天天过,我从恨不逢这里学到了一些邪恶的功法,第一次实验就是拿他开刀,把他炼成了鬼卫,有自我意识却要为我所控的鬼卫,哈哈哈哈,这些年来,隔些天我就会折磨他一番,他有着鬼卫的实力,而且因为他本身就是修行者的原因,在我这众多鬼卫里也是最厉害的,却连略有意识的小鬼卒都可以随意欺负他,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什么这样他都不舍得死?”

“前几天他终于死了,被你们的掌心雷炸的魂飞魄散。”

姥无艳叹息一声,看了一眼燕归人,接着说道:“我从恨不逢那里知道吸食魂魄可以壮大自己,所以开始那几个月,我杀了很多动物,但因为魂魄太杂乱,不容易消化,渐渐的我体内积攒了很多怨念,这些怨念每天都让我痛不欲生,跟回忆悟明峰时的感受完全不同,我消停了,并开始研究,要怎样才能提升自己,期约满时能强大到碾压复仇而至的你。”

“先就说了,我是一棵伺养蛊虫的树,所以我开始研究蛊术,然后想到了这个办法,培养了很多这种蛊,它叫噬心蛊,可以吞食同类壮大自身,理论上可以无限制的吞噬,并会在吞噬的过程里过滤掉那些不纯净的气息,所以后来我的大军每杀一只兽,都会在它们的体内放置噬心蛊,利用噬心蛊控制那些仅留一丝魂魄的兽,隔个一年我就会让它们彼此吞噬,到达我能控制的力度时,便会将那些纯净的灵魂吞食,我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壮大起来……”

“今天也是这样,表面上好像你们占了上风,实际上我只是在借你们的力,顺带消耗些你们元气,将我多年来的积攒,一朝净化吞食,所以我现在才这么强啊,所以你们今天死路一条啊,哈哈哈哈哈。”

“你只是说了那些兽,那些人呢?”燕归人一直都在静静的听着,等了会儿不见姥无艳继续讲,便自行问道。

“那些人啊,”姥无艳似笑非笑的看着燕归人,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有此一问,这么些年我烟雾谷虽然也杀了很多人,但那些人都有取死之道,可怨不得我。”

燕归人沉声说道:“你故意勾起他们的贪欲,然后吸食了他们的魂魄,也好意思说他们都有取死之道。”

姥无艳摇了摇头,说道:“若不是他们本性如此,我又怎么能勾起他们的欲望。”

燕归人也摇摇头:说道:“这终究是你在自欺欺人,我相信你的故事,相信当初的你身不由己,但这些年来,你其实早已经堕落,何必硬撑着装良善之辈。”

“真是无聊,你又开始撩拨我了,省省力气堂堂正正打一场吧,对你,酣畅淋漓的战上一场,然后死去,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