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74~75)

74

上官寻命知道现在的奈落之夜有多厉害,看到她到那边去,很担心慕少艾应付不过来,可是他也很担心师兄应付不了姥无艳,于是站在这里颇有点踌躇。

燕归人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我,去吧。”

上官寻命看着燕归人,看到的是平静以及强烈的自信,便点了点头,转身往那边去。

姥无艳依然低着头,好像是沉浸在了回忆里。

燕归人看着姥无艳,眼神很奇怪,表情很耐人寻味,忽然他打破了沉默问道:“她是你用来怀念过往的自己?所以其实你早就知道自己错了,是吗?”

姥无艳抬起头,轻轻笑了笑,摇头说道:“都到了这一步,你还不忘乱我心绪,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怎么,又怕了?”

燕归人冷哼一声,说道:“我只是想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样杀死你才具有真正的意义。”

姥无艳掩嘴而笑,说道:“死得会是你们。”

燕归人抬枪前指,冷冷的说道:“冥顽不灵,到地狱里去认错吧。”

姥无艳哈的一声,挥了挥衣袖,一枚暗器向燕归人飞去。

燕归人一抖枪尖,便想将那枚暗器磕飞,两相接触,那枚暗器突然如雾一般散开,伴随着突然而来的嗡嗡声,蚊子一般大小的蛊虫仿佛扑天盖地一般飞来。

对此情景显然燕归人早有预料,不见丝毫慌乱,就见他一抖手腕,长枪划了个圆,一道圆形的风浪凭空而生,将那些蛊虫全都拦在了长枪之外。

姥无艳嘴角轻勾,不屑的轻笑了声,也不见她如何作势,蛊虫忽然分散开来,密密麻麻的将燕归人围在了中间,也不知道方才那小小的一团,延展开来是怎么变成这么大一片的。

燕归人长枪收回,在腰间盘漩了三圈,一圈风浪泛起,往身周蔓延,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护罩,将自己隔绝在那些蛊虫之间。

姥无艳嘲讽的看着燕归人,摇摇头说道:“像个乌龟一样躲着,能杀了我?”

燕归人也嘲讽的看着姥无艳,摇摇头说道:“就凭你这些蛊虫,值得我防?”

姥无艳脸色大变,惊讶的抬起头,手也没闲着,掐了个诀想把自己的蛊虫招回来。

燕归人挺枪而刺,惋惜的说道:“来不及咯。”

的确是来不及,就见呈碗形护着燕归人的元气风浪忽然自下而上的倒卷,速度快到不及眨眼,便那些蛊虫都给封闭在元气风浪凝的圆内,而此时他的长枪正好自倒卷而回的风浪里探了出来,直接刺姥无艳的咽喉。

受到召唤的蛊虫想要退回去,却只能撞上那面元气凝成的弧形墙上,然后纷纷坠落,就此死去。

一开始自己就吃了个小亏,姥无艳脸色铁青,面对这一记预谋的直刺,往后退让是最好的选择,但她不愿意退,她怕这一退之下会处处受制落于下风,就见她掐诀的双手没有散开,而是紧接着又捏了个古怪的手印,砰的一声响,被圈住的那些蛊虫集体自爆,一团怪异的颜色粉尘猛的往外扩散,燕归人凝出的那个圆在爆炸的余波里溃散无形。

粉尘往四下里飘散,大部分纷落如雨,要淋到燕归人的头顶。

此时燕归人的长枪才刺出一半,便不得不收回,就见他一抖手腕,长枪斜斜的往上挑起,看起来很粗鲁似的高举过顶甩了一圈,画出了一个最大的圆,将那些蛊虫的尸粉荡到了一边。

这次逆势而行,力道相冲,燕归人的唇角有血丝溢出。

姥无艳强行引爆了那些蛊虫,心脉也有所损伤,但她只是脸色苍白了刹那,便又恢复红润。

 

75

这边短短的瞬间两次交手各有胜负,那边的奈落之夜也终于飘了过去,但被慕少艾手持烟枪拦了下来。

面对像奈落之夜这样的高手而言,慕少艾喷出来的烟雾只能出奇不意,好在他这只烟枪也是用精钢打制而成,并不惧刀砍剑削,所以面对挟势而来的那一刀,他毫不犹豫的引了上去。

这势如猛虎的一刀不是那么容易挡的,慕少艾脚下的青石板如蛛网一般碎裂,嘴角溢出血丝,双手握着短短的烟枪颤抖着,但终于还是挡了下来。

奈落之夜轻撇嘴角冷笑了下,然后双手握刀身子下沉,一股大力透过弯刀沿着虎口往体内侵袭,慕少艾胳膊猛的回缩,看着脑门就要在刀下被劈成两半。

慕少艾牙关紧咬,脚下的青石板往下陷落,身子借这下沉之势,将刀口又往上顶了顶,血沫自他的齿缝里往外溢出,顺着嘴角沽沽的淌落。

奈落之夜再笑,偏转了刀口,贴着烟枪扫向慕少艾的右手。

慕少艾顺势换力,将平放的烟枪改为竖直,双手用力一挺烟枪,将奈落之夜的弯刀荡了开来。

哈!奈落之夜左脚在地上一跺,青石板碎裂之际,她借着这股力道顺着弯刀被荡开的方向掠去,慕少艾左手松开烟锅,右手长递,想要用烟锅勾住奈落之夜的围腰,但速度慢了一点,竟是擦着被风掠起的衣摆滑过。

慕少艾的脸色变了变,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三招都没有撑过去,无论如何也要拦住她,要不然羽人非獍只有死,心里电转一般闪过,他下意识里就将自己手里的烟枪掷了出去,接下来他就要借这一阻之势拦在她的前面。

奈落之夜听到身后风声,头也没有回,弯刀向后一划,就将烟枪磕开,就见烟枪比去时更疾的迎面飞来,慕少艾没有办法只得停下脚步,双掌运势而起,接住了烟枪,力道太强震的他虎口发麻,往后连退三步才卸下这股隐藏着的后劲,只是他再也不可能拦在羽人非獍的前面了,但他却没有陷入绝望之中,反而是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奈落之夜磕开那根烟枪,便知道自己多年夙愿即将达成,脸上漾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而这个笑还没有完全绽放便被诧异取代,脚踝似乎被什么给缚住,她扭腰往后看,就见月色下一根细细的丝线泛着光晕,连接在自己的脚踝上。

看了一眼斜前方一丈开外的羽人非獍,奈落之夜冷哼一声挥刀去削那丝线,丝线却咻的一声又缩了回去,方才这微弱的声音定是被慕少艾呼啸而来的烟枪声所掩盖,才让她失了防备……

“你的头颅先寄存着,等我杀了他们,再来取你小命。”

奈落之夜知道自己再不可能就这样冲上去砍下羽人非獍的脑袋,因为上官寻命的丝线远攻实在是太难缠,与其再这样不上不下的纠缠下去,不如先杀了这两人再说,她相信现在的自己有这个能力!

对付上官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欺近身前,逼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优势,所以她当下转念后,便迎着依然在往这边飞的上官寻命而去,然而想法虽然好但又怎么可能真的如意,慕少艾缓过那一口气后便已经掠了过来……

当下三人便自战成一团,慕少艾负责近攻牵制,上官寻命负责掩护偷袭……

你来我往打了好一会儿,奈落之夜才突然醒悟,自己犯了傻,何必与他们纠缠,一门心思的去杀羽人非獍,才是自己的攻略方针。

当下她再改初衷,只一门心思往羽人非獍那边突进,于是便自然而然的破了他们的联手之困,将游移在战圈之外的上官寻命拉进了圈内,让他的优势荡然无存。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