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72~73)

72

现在的奈落之夜简直是太强了!

甫一交手,上官寻命便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遥想当初对方要在人海的攻势里,才能勉强跟自己打成平手,现在公平对决却差一点就可以完虐自己了,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然而再没有滋味也得受着,外魔邪道就是有这么多不讲理。

一开始上官寻命是想强杀的,但过了两招便变换了方式,改为游走骚扰为主了,幸好他的丝线利于远攻,可拖得一些时候。

羽人非獍是奈落之夜心头的一根刺,日思夜想都是杀了了事,偏偏姥姥护着,这次好不容易谋得一个良机,偏偏还被从中破坏,她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当上官寻命采取游斗为主时,她一咬牙拼着被丝线在身上穿几个孔,也要干扰羽人非獍的救治,这下子上官寻命可不淡定了,拼了命的正面拦截,于是这么会儿功夫,他的身上已经是刀伤纵横阡陌,好不容易挨到慕少艾帮忙,也终于有功夫喝止血的药了。

两人联手,情况渐渐好转,无论奈落之夜如何撒泼发狠,再没有可能伤到他们身后的羽人非獍了。

战局就这样一直僵持着,当奈落之夜渐渐冷静时,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现在羽人非獍两人没有被保护着,从那边抽出一只鬼卫假借诛杀愁落暗尘,从而让羽人非獍护犊子也被牵连,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轻扯嘴角邪魅的笑了笑,奈落之夜撮唇打了个呼哨,然后往那边看了一眼,笑容凝滞住,回想着殿堂内被一枪差点拍死的画面,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上官寻命跟慕少艾的心里陡然一紧又陡然一松,好奇之下都扭头往身后看了一眼,便是因为这一眼他们差点就被奈落之夜在身上划道口子,一看之下大喜过望,就见燕归人那边收枪而立,那些围攻他的鬼卫都被拍成了飞灰。

当鬼卫越来越难杀时,他这里剩下来的鬼卫有二十来人,被上官寻命一场突击瞬间就死了八人,又被他抓紧时间抢灭了两个反应慢的,于是这里的力量就再也不能包围他分化他牵制他,被他挨个的拍成了飞灰。

“哈哈哈哈,姥无艳,出来受死吧,你的徒子科孙都死翘翘了,该轮到你了。”

燕归人持枪叉腰而立,得意的仰天哈哈大笑,那副臭屁的模样简直是不可理喻,但之前一直都不喜欢师兄这种画风的上官寻命此时却是觉得这个样子的师兄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夜色里没有姥无艳的声音,也不见人影,燕归人继续仰天狂笑,一副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的架式,嚣张无比的继续说道:“姥无艳,滚出来,十年前的事该做个了断了,看我怎么把你拍成飞灰,让你感受下你那些手下的感受,死之前体验一把那种美好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姥无艳还是没有理会。

燕归人自说自话了一番觉得很没有意思,他转过身来眼睛突然一亮,高兴的说道:“我懂了,原来这里还有只小娘皮,好像还挺厉害的,看我来拍死她,让你真正变成一个孤家寡人。”

奈落之夜瞳孔急缩,她对这个杀神,已经有了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恐惧感,敢跟姥姥叫板的家伙,即便现在自己变得强大太多,也依然不敢挡其锋芒,谁知道会不会像之前那般,直接被差点拍死……

虽然萌生了退意,但却不能退,虽然不知道烟霞谷死成了一座空城姥姥却为何无动于衷,但深刻在骨子里的敬畏,让她相信姥姥不可能这样归于寂静,肯定有翻盘的手段。

燕归人走的很慢,就像是在看风景一般往那里,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试探,姥无艳应该会紧张这个仅存的手下吧。

“燕归人啊,你就这么想我出现吗?那你们可就别跑啊,我得好好的感谢你们,啊哈哈哈哈哈哈……”

 

73

随着声音出现,一道曼妙的人影缓缓自夜色里走出,无来由的有风拂过,她的衣袂飘飘飞舞,有烟雾自脚下升起缭绕,她的脚步每一步踏下,都仿佛踏在一只烟鹤上,看起来就像是凌空虚渡一般,不带一丝烟火气,不沾一丝俗尘意。

“姥姥!”奈落之夜惊喜的喊了一声,弯刀斜划荡开丝线磕开烟枪,脚尖轻点地面,飘身而退。

上官寻命跟慕少艾也都没有心思继续打斗,两人感受着身后的气息,感受着现场的气氛,也借势往后飘退,然后转身,看着那个渐渐走到明亮处的人影,慕少艾下意识里看了一眼自己的烟枪,有些惘然的想:她这是打哪来的烟呢?

“那就是姥无艳?”上官寻命上前两步,问侧卧在愁落暗尘怀里的羽人非獍问道。

愁落暗尘挪了挪屁股侧了侧身,羽人非獍偏头往那边看了一眼,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嗯,是姥姥。”

感知到羽人非獍的心情有点沉重,慕少艾夸张的笑了两声,说道:“哎呀呀,挺有范儿的,那缭绕的烟比我这唯美多了。”

说着话他抽了口烟,徐徐吐出,烟雾也开始在他们身周缭绕,但比起那边的效果来,的确是差了好大一截。

上官寻命不屑的切了声,极尽鄙薄的说道:“故弄玄虚。”

前方燕归人很赞同的点点头,长枪抬起直指姥无艳,喝道:“故弄玄虚,终究逃不过一死,哈哈哈哈哈哈……”

上官寻命有些无语的抚了抚额头,他又开始觉得师兄这样的画风不对劲了。

“逃不过一死?杀了一些虾兵蟹将,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十年了,其实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姥无艳终于走了出来,那些仙气一样的烟雾消散,皎洁的月亮散发着清辉,风继续抚着,她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唇瓣含住纤细的指,在月色下妖娆着。

燕归人蹙眉,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一丝压迫感袭来,但也并不是太在意,姥无艳要是有这么容易对付,就不会有这十年之约了。

“十年了,我们何尝不是在等这一天,好在终于是来了,所以你可以去死了。”上官寻命缓步而行,与自家师兄并肩而立,冷冷的说道。

姥无艳望着上官寻命嫣然而笑,仔细的打量了两眼后,喃喃的说道:“像,真像,你果然是十年前那个小小少年。”

上官寻命冷哼一声,说道:“老鬼,那年你侥幸挟持了我,现在你再没有机会了。”

姥无艳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好半晌后才看着上官寻命,幽幽的说道:“那年我自好好的修行,你们家师叔把我骗去悟明峰,忽然改口说我将来会是个祸患,想要借山门大阵炼化我,若不是我有几分运道,那时便就死了,老天不愿绝我,才会把你送来身边,怎么能说是侥幸呢?”

上官寻命跳脚大骂道:“你个老妖怪,我师叔什么时候说要炼化你,那是静化,静化你体内渐起的戾气!枉我师叔怜你开慧不易,惜你修行不易,你却恩将仇报……”

上官寻命突然说不下去了,这是他人生的黑历史,若是自己有一点点防备之心,悟明峰大概就不会毁掉吧。

感知到自家师弟低落的情绪,燕归人无声的叹息了一声,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然后他看着姥无艳冷声说道:“十年静修,原来你还是认为我悟明峰当初有负于你!”

姥无艳低着头沉默一阵,忽又抬起头来,冷冷的说道:“自然是你悟明峰负我!静化戾气?说的真是好听,不过是想抹掉我的意识,让我变成你们的山灵罢了,稍加训化就是一个忠心耿耿的护宗神兽了,是吧!”

燕归人伸手按住上官寻命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激动,然后沉声说道:“理不辩不明,若我悟明峰真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小师弟又怎会去陪你说话解闷,我师叔又怎会被你言语所蒙骗,我悟明峰的几个长者又怎会一点都没有防备你!”

姥无艳冷笑了声,说道:“哪里有这么多为什么,这不过就是你们的伪装罢了,想造就一个完美的护宗神兽而已,事到如今谁是谁非是辩不明的,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哼!冥顽不灵!那就让你灰飞烟灭,来祭奠我悟明峰一脉吧!”

燕归人高声喝道,一股磅礴的气势冲天而起,长枪挚起,身后一声炸响,红色的披风猎猎飞扬。

姥无艳轻笑一声,手抚着下巴,轻声说道:“有意思,原来一直都隐藏着实力呀,你们悟明峰啊,呵呵,都是这样的虚伪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奈落之夜出现在姥无艳身边,此时她仰慕的看着姥无艳,抱拳请命说道:“姥姥,奈落愿意前去一拭他之深浅。”

姥无艳瞥了她一眼,莫名的笑了笑,又眯缝着眼睛看着那个侧卧在别人怀里的白衣女子,伤感的叹息了一声,说道:“你一直以来的心愿,我允你了。”

奈落之夜怔了怔,然后突然明白过来,不由大喜过望,单膝跪地抱拳重重的说道:“谢姥姥成全,定不负所托!”

然后她站起来往后退走了两步,转身轻点地面,飘飘渺渺的往那边飞去。

姥无艳有些伤感的摇了摇头,轻声对自己说道:“逝去的,终究是逝去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