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70~71)

70

悟明峰上的掌心雷,十年前姥无艳便见识过,那段记忆或许有点遥远,但几天前她却亲自体验了把,所以她一直都在防备着它的出现,便并没有好的办法应对,除了拿人命填。

掌心雷的气息姥无艳很清楚,她把这种气息通过噬心骨传递到了每只鬼卫的身上,只要一感应到,离掌心雷最近的鬼卫便会提气布满全身,然后扑在掌心雷上,用自己的身体去堆掉他的威力。

效果是很不错的,但她又怎能想到,他们居然会携带着那么多颗掌心雷,而且还不要钱似的随意抛洒着。其实就跟她这十年来蓄养了这么多鬼奴一样,燕归人在废墟一般的悟明峰上也没有闲着,一直都在不间断的炼制掌心雷。

炼制掌心雷的材料都是很罕见的资源,而且也很难炼制,所以这么些年倾尽悟明峰所藏,燕归人也只是炼制出了十八颗,这次出山全部都带上了,除了暗藏几颗留作底牌外,一股脑儿的丢出来,顿时把那些鬼卫炸的残肢断臂,没有一个鬼卫是完好的,很多都化做了飞烟,那些没有化作飞烟的也都失去了战斗力,还不等他们去收割,就被姥无艳自己出手汲取了他们残余的力量。

“我炸不死你们!”

上官寻命叉着腰得意的说了一声,又自怀里摸出一个白玉瓷瓶,将里面的药倒进了嘴里,引爆掌心雷也是需要元气的,然后他跑向燕归人去支援自家的师兄了,而慕少艾则跑向了愁落暗尘两人,那个阵法的光芒已经黯淡到快要熄灭了,这才是他们两人不计代价的丢掌心雷的原因。

得到药水滋润的慕少艾几个起掠便到了阵法前,这时的光幕即将要消散,而那九只鬼卫也基本上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被他灭鬼卒一样的轻松灭掉,而这时光幕也已经消散。

便在这时,一直负手站在殿沿上的奈落之夜脚尖轻点台阶,身化流影而来,细长的弯刀划出一抹诡异的弧线,袭向正笑盈盈看着羽人非獍的慕少艾。

慕少艾之前的战场便在殿宇之前,此时他正背对着奈落之夜,看不到自己身后的情景。

愁落暗尘所站的方位正跟慕少艾与奈落之夜呈一直线,也看不到那面的情景。

羽人非獍站的偏了点,恰好能够看到那抹刀光,能够看到那抹身影。那道光影来的太快,她来不及做多余的动作,伤重的身躯里此前积累起来的元力猛的崩发,速度快的愁落暗尘只能看到一抹残影,他手心陡然一松眼睛一花,便看到羽人非獍抱着慕少艾转了个方向,也看到了那抹比闪电还要闪亮的刀光。

慕少艾一副恍然不知的懵懂状况,实际上这是他故意设下的一个套,只等着奈落之夜奈不住诱惑,所以他的注意力主要是放在身后,从而忽略了羽人非獍突然的爆发,他愕然的被动的转了一个圈,然后满面惊愕的看着那抹刀光划下。

奈落之夜也很错愕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刀下的人,但她的眼眸深处却隐藏着得意,她是故意让羽人非獍看到自己的动作,因为她知道无论羽人非獍做了什么,姥姥都只会是一时的气愤,等到气消了依然会像以往那般宠爱,所以她必须要杀了她,还要在姥姥无法怪罪的情况下。

可惜慕少艾并不知道烟霞谷里的人物关系,从而错判了局势,导致了眼下的局面。时光刹那而过,慕少艾一直积蓄的手段无法用在奈落之夜身上了,因为那势必会将途中的羽人非獍化做飞灰,所以只来得及扔出手里的烟枪,在弯刀之前磕挡了一下。

如果是在被燕归人拍飞之前,慕少艾情急之中的这一下格挡大概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此时这把弯刀很轻易的便将烟枪劈飞,刀势只是略微阻了阻偏了偏,一点点慕少艾期盼中的反弹之势都没有,但在这微妙的一顿之下他终究还是抢到了一点时间,把自己的身子往后仰了仰,连带着羽人非獍的身子往前倾了倾,于是那抹刀光只是在羽人非獍的背上划出一道狰狞血口。

奈落之夜将时间算的恰恰好,如果不是被那根烟枪挡了挡,这个算计就可以说是完美了。她凌空的身子斜斜的劈下那一刀后,顺势落地呈半蹲之势,弯刀变换了个角度又斜斜的往上挑起。

背部受那一刀劈砍,因为身体对于疼痛本能里的反应,羽人非獍的身子往前挺了挺,慕少艾顺这推攘之力脚掌在地面一点,身子便往后飘去,躲过了这后续的一刀。

慕少艾抱着羽人非獍直接飘到愁落暗尘身边,他将羽人非獍送往愁落暗尘怀里,还顺手递过去两只药瓶,交待道:“药丸口服,粉末外敷。”

愁落暗尘心疼的接过羽人非獍,又匆忙的接过两只小瓷瓶,小心翼翼的扶着羽人非獍往地上坐去。

慕少艾站在边上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羽人非獍,便迎上又飘过来的奈落之夜,只是他的烟枪丢了,又要拦着不让奈落之夜越过自己,所以打的特别吃力。

 

71

燕归人的战斗力特别强大,另两人需要药水补充体力的时候,他依然生龙活虎一般,虽然随着鬼卫的适应已经越来越难缠,但除了不能一举灭杀外,他依然显得游刃有余。

按理说这种情况下,上官寻命的到来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但事实上这对师兄弟联手的威力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乘一等于一……

虽然十年没有一起配合过了,但往昔所培养出来的默契却仿佛就是天生的。

之前燕归人这里的战圈之所以会空出一些,是因为那些鬼卫变得很狡诈,根本就不敢近身,反正他们也用的是长枪,可以远距离骚扰,这就导致他的长枪不能直刺突进,而只能用横拍的方式来荡开那些长枪,然后顺势才能拍到鬼卫,但这样的结果就是一枪的力量总是被好几个鬼卫分摊了一大部分,临体时的力道已经再不能造成致命的伤害,而当上官寻命到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这种逆向的连削带打了。

就见上官寻命手腕一抖,丝线便缚住了一只鬼卫,往边身边拉来,燕归人正好将侧面的几杆长枪拍开,顺势一枪就将这只鬼卫捅了个透明窟窿,抽枪而回时传来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这只鬼卫便就此化为了飞烟。

上官寻命专心的用丝线牵着鬼卫,间或错步与燕归人换位,他就像是一个会移动的柱子,燕归人绕着转圈圈,长枪拍一下捅一下,拍一下捅一下,转眼间就转了一圈,五只鬼卫飞灰烟灭。

最好的突袭时段就这样过去了,恰在此时慕少艾那边出现了意外,上官寻命也不恋战,最后丝线飞出圈住了三只鬼卫,被燕归人势不可挡的直接串成了飞灰,而他借着这股骤然轻松的力道轻飘飘的飞向了那边。

“换防。”

还在半途上官寻命便大喝一声,手里的丝线笔直的飞了出去,直插奈落之夜,慕少艾听闻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就抽身而退,奈落之夜来不及追,弯刀画了一个圈,将月色下泛着银光的丝线荡开。

此时愁落暗尘刚刚扶着羽人非獍坐在地上,他将她的身上侧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面对着自己露出了后背,看到那道斜斜划过触目惊心的刀痕,以及豁了一个大口的衣服而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那一道又一道渐渐淡去的无数鞭痕,忍不住眼圈一红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落到羽人非獍的侧脸上,顺着她的鼻翼滑落鬓角。

感受着脸上的冰凉,羽人非獍抬起眼帘,看着他虚弱至极的笑了笑,尔后颤抖着苍白的唇,又艰难的抬起胳膊,想要抚摸愁落暗尘的脸,想要给他安慰。

愁落暗尘哽咽着低下头去,将脸贴在羽人非獍的手心,一面去摆弄手里的瓷瓶。

“我来吧。”慕少艾掠过来蹲下,从愁落暗尘手里接过药瓶。

愁落暗尘改而双手环抱圈住羽人非獍的脖子,将脸贴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摩擦着,哽咽的说道:“会没事的,少艾来了。”

羽人非獍轻轻的嗯了声。

慕少艾手里捏着一颗药丸准备喂给羽人非獍吃,看到这一幕不由有些无语,他将喂药的事先放下,将另只瓶子里的粉末全部倒在手心,抖手细细的撒向那道狰狞的血口。

这真是一道很深的伤痕,肉皮开裂竟隐隐可见白骨,若是正常情况,从这道伤口中会冒出大量鲜血,但之前在殿内慕少艾用于梳理她的血髓筋络的药物依然在起着作用,所以那刀临体划开血口时崩溅了些血出来,此时竟只是缓缓的往外渗着血。

然而这么大的伤口,即便是血流的再慢,每一息间的量也都是触目惊心的,慕少艾不敢怠慢,将药粉轻轻的抖进伤口里。粉末遇血而化,瞬间便成泥,封住了肉壁。

后背传来火辣辣感觉让羽人非獍闷哼出声,苍白的小脸上几滴冷汗显现,在脸上摇摆颤抖,愁落暗尘揽着她的颈项,将她的脸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肚子上,下巴搁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摇摆着。

看着那道狰狞的血口在神奇的药物作用下开始不再渗血,愁落暗尘的心里轻轻吐出一口气,细声的对羽人非獍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嗯。”羽人非獍躲在他的怀里轻轻的应了声。

慕少艾也轻吐了一口气,他将那个瓷瓶瓶口倾向愁落暗尘,说道:“喂给她吃。”

愁落暗尘哦了一声腾出一只手来摊开掌心将药接了过来。

慕少艾将瓷瓶放进袖袋里,手里多了一只绣囊,他从中拈出一些烟丝,装进了回来时拾回的烟管里,深深的吸了一口,又轻轻的将烟雾喷在了羽人非獍的背上。

愁落暗尘将药喂进羽人非獍嘴里,然后抬头看着这幕,双眼里充满了希冀,这口烟雾没有让他失望,在渐渐淡去时,他看到那道狰狞的血口已经收拢了,转而看着慕少艾,他由衷的赞叹道:“你真厉害。”

慕少艾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还缩在愁落暗尘怀里的羽人非獍一眼,便去帮上官寻命打奈落之夜了。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