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68~69)

68

鬼卫组阵合围而来时,燕归人三人极有默契的各自踏前几步,警惕着前方,环顾着侧面,将两只拖油瓶圈在了内里。

面对着这么多强大的鬼卫本身就是让人绝望的局面,比这更绝望的是这些鬼卫还摆出了严密的阵势,看着那仿佛密密麻麻的无尽鬼卫,愁落暗尘的心里充满了绝望,而深知这阵法厉害之处的羽人非獍却满是愧疚,她颤抖的伸出手,轻轻的抚上愁落暗尘的脸,喃喃道:“愁落,对不起,连累你了。”

愁落暗尘握住抚在脸颊的手,强打了精神对她笑了笑,眼神交流间达成了共识,两人对护着自己的三人各行了礼,轻声说道:“谢谢诸位高义,上官,瞅准时机你们自己走吧,不用管我们。”

上官寻命没有回头,但却摇了摇头,很随意的说道:“别这样,事情未必有这么糟糕。”

愁落暗尘怔住,他看了看那些盔甲哗啦作响的鬼卫,很不能理解都这样了,事情怎么会不糟糕。羽人非獍也不能理解,两人茫然的对视了一眼,便在此时,他们的脚下突然有光芒闪耀,再抬眼,就看到燕归人身上也亮起光芒,在黑夜里是那样的明亮。

“哼!”

姥无艳的冷哼声从不知名的地方蔓延过来,便像是一个信号一般,三七杀阵真正的动了起来,但比他们动的更快的是燕归人三人,他们就像是一阵飓风,倏忽之间便冲进了阵势里。

燕归人身上的光芒已经消散,仿佛全部都转移到愁落暗尘跟羽人非獍所站立的那一丈方圆内。

三人冲进大阵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尽量分化合阵时的威力,本来以为依然会打的很艰难,然而事实却是让人大跌眼镜,就见三人如虎如羊群,指东打西,鬼卫们是东倒西歪鬼仰器丢……

这种状况持续了会儿,暗夜才传来姥无艳愤怒的尖叫声:“该死的,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该死的!该死的!”

随着姥无艳的怒吼声,那些面临着屠杀的鬼卫们迅速重组阵势,在过程里依然被杀的没有一点脾气,最后显然是姥无艳放弃了组阵的指令,那些鬼卫开始散开各自为战,于是绞杀之势就此终结。

真是好遗憾呀!上官寻命舔舔嘴唇,虽然弄不明白之前是怎么回事,但杀得实在是太爽快!

姥无艳无穷无尽的鬼卒被她施蛊融合成了这一百多只鬼卫,满以为登场就能大杀四方,却被敌人大杀了个四方,就那么一个愣神的功夫,便死去了三十几只,还有一些明显失去了战斗力,心疼的她快要吐血。

但她终究是没有吐血,因为之前施蛊进行大范围的操作,她的气血有所亏疏,需要补充元气,便将那些重伤却没有化成飞灰的鬼卫通过移植在他们体内的蛊汲取了元气滋润着自己。

这一下子,鬼卫的存在,竟然不足百只了。

没有阵法的束缚,这些鬼卫的战斗力开始慢慢的显现出来,变得伤敌容易,化成飞烟困难。

愁落暗尘握着羽人非獍的手揽着她的肩,站在那个闪亮的圈内,很不解的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呢?”声音里有些惘然,但怎么也掩住内心里的雀跃。

羽人非獍一直蹙着眉,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这时听到愁落暗尘的声音,脑海里有灵光一闪而过,还被她牢牢的抓住,就听她悠悠的说道:“我懂了,姥姥是用噬心蛊强行将这海量的鬼卒融合成了鬼卫,又用噬心蛊操控着他们组阵,可是阵法一道讲究的就是演练熟化配合默契,这帮新生的鬼卫本身就并不适应新的力量,再被噬心蛊强行操控,摆出来的阵式只是徒有其表未得精髓,太过于疆化影响了行动,所以才会被杀的狼狈不堪。”

羽人非獍的声音虽然很小,但除了那些鬼卫后,谁都听得一清二楚,上官寻命在鬼卫群里厮杀,还不忘大声说道:“原来如此,真是岂有此理,哈哈哈哈哈哈。”

上官寻命的笑声在夜空里回荡,燕归人突然奋发威勇,一枪刺出穿过三只鬼卫的胸膛,扬声大喝道:“姥无艳,其实你算计的不错啊,一开始把我吓的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

另一边的慕少艾也不甘寂寞,一口烟雾喷出去,顺势偏头躲过一根长枪,笑道:“哎呀呀,这还真是有意思,有点怀念咧。”

“哼!”姥无艳发出了第三次冷哼,幽幽的缦了过来。

“羽人非獍,亏姥姥如此疼爱你,你竟然吃里扒外。”奈落之夜独自站在殿沿上,眉头一直郁结着,此时从姥姥的冷哼声里听出恼怒的意味,便毫不犹疑的训斥起来。

羽人非獍没有理她,姥姥也未出声说什么,奈落之夜很高兴的叫道:“杀了他们。”

三处战团的鬼卫里从最外围飞奔着数人,朝着站在中间的两人杀来,而燕归人他们对此却是不闻不顾,丝毫不见担心。

三处战团里各脱出了三个鬼卫,九只鬼手挚长枪,从三个方向迅猛的冲过来,速度加上力度,狠狠的一枪捅了过去……

 

69

九把长枪挟带着风云之势,势不可挡的捅向愁落暗尘两人,看着好像就要血溅五步倒落尘埃。

看着这一幕,愁落暗尘显得很镇定,眼里甚至还带着点怜悯,虽然只是一个猜测,但这将自己两人圈住的光芒,应该就是一种阵法,其作用大概便是上次跟上官寻命一起来时,在身后的殿堂外遇到的那个阵法类似,要不然他们怎么放心就这样离去杀敌?

果然,九把长枪刺进光幕里,就像是刺上一堵软墙里,先是枪尖往里陷了陷,然后以一种更大的力往外反弹,长枪柄弹回去撞上胸口发出沉闷的声响,九只鬼卫来时有多威风,退时便有多狼狈,在闷哼声里往后倒飞而回。

但鬼卫毕竟是鬼卫,强大的他们便没有就此受到不可抗拒的重伤,他们就像是无知无识的木偶,从地上爬起来后又冲了上来,而且依然是那样的威猛不可一世,不知道是力量弱了,还是汲取了点教训,这次的反弹之力并没有起到一开始那样的作用。

光幕里的愁落暗尘两人只能被动的看着这九名鬼卫一次一次的冲锋一次次的弹回,随着他们看起来越来越虚弱,光幕也开始黯淡了起来。

奈落之夜倒背了双手仰望着夜空,幽幽叹道:“羽人非獍,你终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这边看着像是坚持不了多久了,燕归人三人的处境也开始显得艰难起来,他们越打越是疲惫,鬼卫越打却越是凶猛,因为他们开始适应起自己突来的力量,必须得说一声幸运,如果不是姥无艳一开始就使了昏招,这会是一场把人给堆死的绝望旅途。

打到现在,该是时候使用一些盘外招了,上官寻命跟慕少艾不约而同的开始磕药补充体力,然后又摸出什么东西偷偷的扔了出去,接着就听见两处并作一声的巨响传来,七八个鬼卫首当其冲飞上了天。

然而看着那些飞上空中的残肢断臂,上官寻命的眉头皱起来,显得很是诧异,慕少艾倒是挺满意的样子,虽然神情里带着遗憾。

相同的结果有不一样的预期,是因为慕少艾并不了解他扔出去的是什么,在上次来这里时,这是被上官寻命当作底牌用来防姥无艳的,由此便能看出这个掌心雷有多厉害,即便打到现在还剩下来的鬼卫都是强者,也不应该只有这一点点威力,在上官寻命的心里,这一颗丢出去,总要炸死个十多只,却连一半的效果都没有达到。

那边的燕归人没有磕药,也没有丢炸弹,他就像是不知疲倦一般,手里的长枪如一条巨龙盘旋,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都被狠狠的拍开,因此他这里的战圈显得格外的空旷,但拍开只是拍开,再不像一开始那样会化作飞烟。

听到爆炸声他扭头望去,对这样的结果也很不满意,姥无艳得意的笑声漫了过来:“你们以为我对你们这一脉的一些法宝会不做防备吗?真是笑话。”

原来如此吗?燕归人挑起的眉落下,很认同的点了点头,随手一枪将袭向自己的鬼卫拍了回去。

那边厢上官寻命也大笑着回应道:“那就让你防个够吧。”

说这句话时,他随手就丢出去三颗掌心雷,慕少艾也没有迟滞,扔出了两颗,就听压抑的爆炸声轰隆隆响起,残肢断臂满天飞舞,然后一阵阵的化为飞烟。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