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63~65)

63

“姥无艳,你还不出来,尽让这些小鬼来送死,是何道理!”

燕归人枪尖驻地,身子倚在枪上,仿佛杀的累了,正在歇息,但他的声音里并没有气喘的意味,倒是有一点无可奈何。慕少艾没有言语,也没有歇息,依然一口一口的喷出烟雾。

然而深宫之中的姥无艳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没有任何动作。

燕归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举起铁枪便要横扫下去,便在此时他胸口有一道微弱的光芒亮起,在这渐要黄昏的满天红霞中几不可见,一枪横扫的时候他借机转了个身,跟慕少艾不动声色的对视了一眼。

在他身上有光芒亮起的时候,也有微弱的光芒出现在慕少艾的胸口,喷出两口烟雾的空当,两人的身影突然淡去,倏忽之间便消失在重重鬼海之中。

在重重殿宇之中高坐的姥无艳突然站起身来,她有些惊愕的看着镜子里消失的那两个人,想到了之前看到的那抹微弱的光芒,悠然自得的神色被愤怒期待,就见她挥了挥手,镜子里的景象突然就切换到另一个画面,看着镜子里两道凝实的身影,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但只是铁青着脸,然而当燕归人回头看了这边一眼后,她恼怒的冲镜子咆哮道:“敢耍我!老娘要让你们统统死无葬身之地!”

燕归人收回望向身后不屑的目光,转而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满脸呆滞的奈落之夜,笑着说道:“怎么样,你觉得我帅吗?”

上官寻命将手里捏着的一颗纽扣丢掉,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师兄,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些年他是如何怎么了,竟连这种臭屁的话都说得出来。

因为突如其来的两人到来,那些鬼卫鬼卒都骇然的停止了动作,并悄悄的往后退去,对于这两个之前凝立在空中骂人的家伙,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时候,他们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畏惧,这是敢骂姥姥的人啊!

奈落之夜没有退,虽然她握着刀的手轻轻的颤抖着,脸色也瞬间变得煞白一片,但是她紧抿了唇,紧握了刀,倔强的拦在那根廊柱之前,艰难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燕归人赞许的点点头,但还是很遗憾的一枪扫了过去。

奈落之夜抬臂挥刀格挡,一声响,火星崩溅,她嘴里喷出一口血,身子像断线的风筝般往后飘去。

燕归人随意的挥了挥手,那蓬迎面而来的血雾便往边上飘去。

就像是一个信号,那些之前因为骇怕而往后退却的鬼也都鬼叫着冲了上来,有一些信念是根深蒂固的,并不会因为一些突来的情绪而左右。

有些乏味的摇了摇头,燕归人很无奈的挥枪与那八个鬼卫缠斗在一起,虽然是压着打,但一时半会儿却没办法结束战斗。上官寻命手腕一抖,丝线飞出便将那些鬼卫拦了一半下来。

自打在这里现身后,慕少艾的眼睛便一直看着被缚在柱上的羽人非獍,然而羽人非獍的眼里却没有他,而是一直看着突然显出身形来的愁落暗尘身上。

此时战斗再起,慕少艾有些惘然的叹息了一声,一口白烟自嘴里喷出,将自己的脸团团围住。

听到那声叹息羽人非獍如被电击,她有些茫然的将视线移往别处,只是稍离便又看着愁落暗尘,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真诚的笑容来。

愁落暗尘也望着羽人非獍,脸上的表情心疼里混杂着欣喜,在他与羽人非獍之间的路上,被几人有意识的空了出来,他跑到廊柱下,才发现羽人非獍被缚的太高,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为她解开绳索,急的他在下面绕着廊柱乱转。

羽人非獍艰难的看着下面愁落暗尘像个蚂蚁似的乱转着,那副愚蠢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轻啐道:“傻瓜。”

愁落暗尘抬头看着羽人非獍,傻笑的挠了挠后脑勺,然后灵机一动,转而喊道:“谁来帮我。”

 

64

燕归人的长枪在八名鬼卫的围攻中纵横捭阖打的难解难分一时抽不开身,上官寻命的金丝银线将海一般的鬼卒缚住虐杀无暇分身,慕少艾在一边默默的抽着烟,烟气缭绕在他的脸前徘徊不止,显得有点无所事事。

很自然的,愁落暗尘的眼睛就落在了慕少艾的身上,羽人非獍眼光一扫,也落在了他的脸上,心里竟然有点紧张,似乎将要发生什么让人激动的事儿。

慕少艾沉默着,尔后苦笑的摇了摇头,有些自怜的散去烟雾,身上仿佛背负着千斤巨担,走的很缓慢,看起来很艰难。

愁落暗尘心急如焚,如果面对着的是上官寻命,大抵上便要催促了,但对这位药师,却是不敢过分嚣张。

羽人非獍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慕少艾,看着对方那满头白发,看着那身鹅黄长衫,看着那张午夜梦回时偶尔会出现的俊美容颜,想到片刻前听到的那声熟悉的叹息声,明眸瞬间睁的圆圆的,下意识里想要掩嘴惊呼,欲抬起的手臂上那些血口却被缚住的绳索勒的痛彻心扉,也不知道是身子疼,还是心疼。

听到那声惊呼,一直有些失落的慕少艾抬起头来,眼眸里崩发出亮采来,整个人的气势来了个惊天逆转,再不见一丝失落的影子,他看着羽人非獍,喃喃的说道:“原来你还记得我,原来你还记得我。”

在方才他们通过刻印在愁落暗尘身上的传送阵而来时,满以为羽人非獍能够看到自己,谁知道对方的眼里只有愁落暗尘,虽然心里也许也做过这方面的预期,但真到这一步时,还是难免失落,现在嘛,只要不是彻底忘了自己就好,嗯,就很好。

愁落暗尘现在对气机已经很敏感了,立马就察觉出那份变化,但基于某些他深信的原因,并没涌出一些类似于酸涩妒嫉的情绪。

慕少艾脸上漾出温润的笑意,身子平缓的飘了起来,先是对着羽人非獍点点头,又飘到廊柱的另一面,开始解这绳索。

绳索只是普通的棉线,稍沾了些尸气罢了,换做是愁落暗尘来,即便是落在地面,他也没有办法去解,但这对于慕少艾来说,实在是当不成问题。

解开了那个繁复的线头,慕少艾对着绳索吹了一口气,烟雾缭绕之间那来来回回兜兜转转的线便散落一地。

失了束缚的羽人非獍像只断线的风筝般入下坠落,愁落暗尘早已站在廊柱下仰着脸准备接人,慕少艾又吹出一口烟雾,那团烟雾托着羽人非獍的脚缓缓飘落,愁落暗尘有些尴尬看着她轻飘飘的站到地上,伸出的胳膊讪讪的收了回去,刚想憨笑一下挠挠头装个傻,谁知道羽人非獍被缚的太久,而且伤势略重,过于疲惫了些,所以并没有站稳,好在愁落暗尘的反应还算是快的,刚收回又抬起的手臂顺势就揽着了她的肩膀。

羽人非獍有些虚弱的冲愁落暗尘点了点头,便急忙转过头来看着慕少艾,认真的盯着那张脸看了又看,目光扫及对方的白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少艾?”

慕少艾笑盈盈的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羽人,谢谢你。”

羽人非獍有些不明所以,愣了愣后高兴的就想要扑上去,这一动就牵起了伤势,还带动着愁落暗尘身子也一个踉跄,她歉意的看了一眼愁落暗尘,问道:“你的头发…”

慕少艾故作潇洒的甩了甩头,笑着说道:“这嘛,就说来话长了,先给你看看伤势吧。”

羽人非獍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虚弱的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手愁落暗尘搭在肩上略显僵硬的手以作安慰。

 

65

羽人非獍跟慕少艾的互动实在是太过于热络了些,愁落暗尘突然有些紧张,好像自己所笃定的自信站不住脚,直到被羽人非獍安慰,略显慌乱无措的心绪才平缓下来。

注意到这个小细节,慕少艾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走上前来察看羽人非獍身上的伤势,眉头郁结的皱了起来,继而又舒展开来,若无其事的磕了磕烟管,将烟锅里燃成灰烬的烟丝弹了出来,又自袖袋里摸出一个小锦囊,自内里捻出一指烟丝,装进了烟锅里,悠悠然的吧嗒了两口,又深深的一个吸气,烟锅里之前放入的烟丝冒出炽烈的火星,瞬间燃烧成灰烬……

慕少艾的双颊鼓了起来,然后他低头徐徐将嘴里含着的烟雾吐了出来,烟雾将羽人非獍包裹,忽然不知从哪吹来一阵风,缭绕在烟雾中的羽人非獍褴褛的白衣随风飘飘仿若猎猎作响,偏偏那些烟雾却完全不受影响,保持着原来若游丝一样的状态缓慢飘浮着。

这一幕场景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慕少艾怔怔的看着羽人非獍,脑海里不自禁的回忆起了几年前,那时的自己也只是一个小书生,也是赴京赶考,也是在这片山林,也是这个白衣女子……

羽人非獍飘飘若仙的样子愁落暗尘前两天还经历过,所以见到这一幕并没有如何激动,他只是有点紧张的盯着雾中人看,想要知道这烟雾有什么讲究,但看来看去始终看不出所以然来,就想去问慕少艾,便看到对方这痴痴的样子,于是重重的咳了两声,也忘了要问什么了。

慕少艾醒过神来,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又伸手自袖袋里摸出一个瓷瓶,递给了愁落暗尘,说道:“喏,喂她服下。”

愁落暗尘也不迟疑,接过瓷瓶往手心里倒出一颗药来,掂了掂没有多的药,就把瓷瓶还回去,才去喂羽人非獍,此时缭绕的烟雾已经开始淡化,倒不怕会触到五官上。

然而羽人非獍却是自烟雾里伸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捻起那枚药丸,自行放进了嘴里,眼波流转间,嗔怪的看了他们一眼。

慕少艾怔了怔,有些无言的笑了笑,刚才是为了讨好还是为了避嫌,干嘛会犯下这样的错误来。

愁落暗尘也怔了怔,然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为了避免尴尬,假装看起殿堂里的局势。

经过这一阵耽搁,燕归人已经诛杀了一个鬼卫,这一起了头,便若下了山的猛虎,其余七只鬼卫几次眨眼的功夫,便被长枪挨次的拍成了飞烟。而上官寻命那里因为鬼卒实在是太多,所以看着像是没有丝毫变化,实际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鬼卒化成了飞烟。

燕归人将最后一只鬼卫拍成飞烟,便收了枪走到三人身前,很认真的打量了一番羽人非獍,然后暗自点点头,眼神有点古怪的瞥了眼慕少艾,便转而看着上官寻命,喊道:“师弟,我们该撤了。”

上官寻命的线头将一只鬼卒刺成飞烟,扭头望身后看了一眼,应了声哦后开始收线,就听咻的声响,那些兜了一个大圈子的丝线绕了回去,在最外围那一圈的十多个鬼卒也随之化了飞烟,随后他脚尖点地,身子倒掠而回,落到了四人身前。

上官寻命跟燕归人不愧是师兄弟,他也是第一眼就看向羽人非獍,只是有所不同的是,他在点头的同时却是很欣慰的拍了拍愁落暗尘的肩膀,说道:“护住她,我们赶紧撤。”

愁落暗尘点点头,嗯了声。

羽人非獍有些羞涩,低着看着自己绣鞋上的花纹。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以为是在逛菜市场吗!”

就在几人准备化做旋风吹出殿堂时,姥无艳冷笑的声音在殿堂里环绕回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