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60~62)

60

“姥无艳,燕某来取你性命了。”

虽然树梢上飞的没有天上飞的快,但因着路程并不远,所以上官寻命也并没有被落下多少,远远的他们就听到天际传来燕归人中气十足的大喝声。

两人又往前飞了一段距离后,才自林中深处传来姥姥的声音,语气里很是失望,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燕归人?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背信弃义。”

燕归人嗤笑一声,冷冷的说道:“哈,这叫兵不厌诈,难道真要等你打上我悟明峰,彻底毁了我山门吗!”

姥姥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冷笑的说道:“你这样急切的打上门来,是跟你那师弟有关吗?”

燕归人闻言轻咦了一声,诧异的扭过头望着身后的慕少艾,问道:“你做什么了?”

慕少艾摇了摇头,很无辜的眨着眼睛,要跳脚的样子冲下方大喊:“姥无艳,你别想挑拨离间,我什么时候跟你有瓜葛了!”

“嗯?”姥无艳疑惑的嗯了一声,好像是在认真打量着慕少艾的样子,片刻后说道:“这是你找人假冒的吧,前几天那人明明就是你师弟。”

“笑话!别扯这些没用的,给你个机会,出来受死吧!”

“师兄,我们下去打,也把她的山门给毁了!”

“我们师兄弟居然来了,她姥无艳还想全身而退?这整个山门会是我们的,毁了你不心疼?”

“对哦,我忘了。”

空中踏在长枪上的两人很目中无人的说着话,有风吹来吹起他们的衣袂飘飘,很有几番仙人的风范。

“你们放肆!”姥无艳显然方才一直都在压抑自己的怒气,却终于忍不住咆哮出声。

“那你来打我们呀!”好像是找到那种感觉了,踏在长枪上的两人同时回复,然后叉着腰很没有高手风范的哈哈狂笑。

可能是因为空中飘浮着来袭的敌人,烟霞谷的戒备变得森严了很多。上官寻命带着愁落暗尘很艰难的穿行靠近着,听着空中两人唱双簧一般的调戏姥无艳,两人差点破功笑出声来,幸好被他们及时的捂住了嘴。

而这个时候在他们的前方不远处,正有一队鬼卒在一名鬼卫的带领下巡逻着,那些鬼卒很认真的做着本职工作,那名鬼卫却是抬起头仰望着空中不知死活的人类,因其太过于专注,因其内心不知道腹诽着什么,让他没有听到那一丝丝溢出的笑声。

趁着这名鬼卫失神的空当,两人敛着心神,大着胆子的直接从他的身边走过,省去了一些时间,以及绕行时碰到别的守卫的可能性。

 

61

姥无艳并没有愤怒到失去理智,但被这一番胡搅蛮缠,她也忘了再追究上官寻命的身份。

燕归人跟慕少艾又开启嘲讽模式在空中扒拉扒拉的说了很多话,发现姥无艳始终都不曾回应,两人面上做出很无奈的表情,心里其实却乐开了花。

看似光明正大的挑衅没有成功把姥无艳激怒出来,两人只得无奈踏入姥无艳的地盘,陷入了重重的鬼海与阵法陷阱中,被动的泼洒着自己的元力与体力。

最奢华的那座大殿里,姥无艳坐在重重白色纬缦之后,奈落之夜依偎在她的膝上,在那场爆炸里她竟然还能活下来,运气真是有够好的。

在姥无艳的身前有一面像是用水凝成的镜子,镜子里燕归人跟慕少艾正轻松自如的屠杀着那些鬼卒,在鬼海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枪一轮就是一帮鬼卒烟消云散,烟一喷就是一帮鬼卒僵立倒地。

“姥姥,这用烟枪的人,前几天出现在落下镇,扮成一个说书人,劝阻着赶路的人积聚成群,让我们损失了好多魂魄,难道自那时起,他们便做好了攻过来的准备吗?”奈落之夜手里拿着一串葡萄,捏着一颗送至姥无艳的唇边,表面上像是在询问,其实却是下了论断。

姥无艳的眉头蹙了蹙,将那颗葡萄含进嘴里,咀嚼片刻,也是借此思考问题诀窍,噗,她将葡萄籽吐了出来,有些不满意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始终疼惜着羽人吗?因为她比你更懂我的心思。她不会让我吃葡萄还吐葡萄籽,她不会妄下判断只会听着我说。”

奈落之夜脸色变了变,却是没有辩解什么,也不敢表示出自己的不服,心里却在恨恨的想着,一定要尽快弄死她断了姥姥的念想。

姥无艳瞥了怀里的人一眼,又复抬头看着镜子,若有所思的说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吗?”

奈落之夜听着念叨,脸色又自变了一变,她并不傻,立马从中听出玄机来,吃惊的说道:“难道上官寻命躲在暗处,正悄悄的摸过来想搭救羽人非獍吗?”

 姥无艳吃吃的笑了起来,她用右手的手指为奈落之夜梳着顺滑的长发,说道:“我家小奈落也不笨嘛,去吧,去看着羽人非獍,启动陷阱送他们一份大礼。”

奈落之夜被姥姥夸奖开心的不得了,赶紧从姥姥的怀里爬起来,单膝跪地欣喜的说道:“谨尊姥姥法旨!”

然后她站起来,退着走下台阶,潇洒利落的转身,兴高采烈而去,却在要踏出门外时,姥无艳的声音幽幽荡荡的飘了过来:“收起你的小心思,我可舍不得我的心肝宝贝。”

奈落之夜的脚步一顿,又若无其事的踏出了门外,她的面容看似很平静,心里却是坐了一把过山车,想到那个被绑在罪恶居里的羽人非獍,就恨的咬牙切齿。

 

62

燕归人与慕少艾还在冲杀着,他们闹出很大的动静来,吸引着周边徘徊的一切鬼众,扑天盖地浩浩荡荡的围了过来。

看着那仿佛无边无际的鬼海,慕少艾砸舌不已,燕归人却是脸色越来越阴沉,终于忍不住愤怒的狂叫起来:“姥无艳,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眼看着燕归人就要失控冒进,慕少艾伸手拍了下他的肩,又朝着他吐了一口烟,说道:“师兄,冷静,你看,这些鬼卒里,其实并不只是人的魂魄。”

燕归人终是没有失去理智,便也没有防备那口有毒的烟雾,被这股对自己造不成伤害的烟雾喷在脸上,他只是略微晕眩了下便恢复了清醒,同时那股狂暴的愤怒也得到了静化,方才他的确是快要杀红了眼,忽略了那些涌过来的魂魄里有很多兽形,此时凝神看清了,心里一松的同时,还是有无尽的自责涌上心头。哪怕这些鬼卒里,十中留一,那也是一个庞大的人群,一想到这么多人间接的死在自己手里,燕归人就恨的想要以死谢罪,此时他很后悔,早就应该听从师弟的话,在修炼有成的第六个年头,就应该毅然撒毁承诺,前来绞杀。

虽然扼制住了那股疯狂的念头,但是燕归人的出手还是不觉中加重了,幸亏他的身边有慕少艾,时刻在提醒着他事已至此,要以大事为重,拖到上官寻命把羽人非獍救出来,然后交由愁落暗尘带走,三人汇聚到一处直捣黄龙。

那边杀的天昏地暗,这边两人依然隐身匿行着,因为巡逻的鬼基本上都被调走,两人的行动开始变得自如起来,甚至是比上次潜来时更要方便。

在水晶湖里泡澡时,在往愁落暗尘眉心中渡入那片符文时,上官寻命就料定了今晚的行动,所以那面符墙里包含了很多小技巧。因着水晶湖的功效,加上那顿苦涩的饭菜,愁落暗尘将这些小技巧都掌握了,循着存留的气息指引便是其中之一。

尊循着心中那股强烈的指引,愁落暗尘带着上官寻命来到上次到来的那座大殿,看着这处地方愁落暗尘有些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上官寻命,轻声问道:“怎么还是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上官寻命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愁落暗尘回过头来,嘴里念念有词,伸手做势,闭眼的同时点在了自己的眉心,然后睁开眼来,想要穿透殿前的纸门纸窗,看到殿内的场景。

上官寻命站在他的身后,看着这一幕,失笑的摇了摇头,踏前一步,拍了拍愁落暗尘的肩膀,欣慰的说道:“这次你没有冒失的上前开门我很欣慰,不过这座门窗上有隔绝窥探的阵法,你的透视起不了作用,就连我都探不进去。”

愁落暗尘眉头蹙了起来,很不甘心的看着前方的大殿,有些失落的问道:“那要怎么办,才能知道羽人在不在里中?”

上官寻命轻扯嘴角笑了笑,抬腕抖手,一丝银光自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直刺门纸。如今的愁落暗尘耳聪目明,他清楚的看到那根丝线,听到那声细微的咻声。

银色丝线太过于细致,小小的线头上凝结着上官寻命一击的全部威力,很轻易的就刺进了门内,泛起了一圈细小的光晕波纹。

在丝线刺出去时,上官寻命便闭上了眼,他在线头里寄存着他的一丝意念,借着这丝意念他很轻易的就探出了殿内的大致情况,羽人非獍果然还是绑在这里。

当看到奈落之夜也在内中时,上官寻命的脸色变了变,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压箱底的保命之物,能抗住姥姥的全力一击,却没有把这个女鬼给弄死。

大殿里还有着很多鬼卒,甚至还有着八个鬼卫,想当初的三个鬼卫,就让他吃尽了苦头,眼下多达八只,是该要怎么搭救?

丝线一放即收,上官寻命睁开眼睛,望着愁落暗尘苦笑不已。

愁落暗尘心里突突的跳了一下,有些骇怕的问道:“羽人不在这里吗?可是除了这里,我再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了。”

上官寻命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因为羽人非獍就在里面,只是事情有点不妙呀,里面的守卫力量太强大,师兄他们闹出的动静好像起了反作用。”

能被上官寻命用太强大来形容,就表示内中的力量是真的强大,愁落暗尘紧紧的皱着眉头,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上官寻命宽慰的拍拍他的肩,身子突然往前飘去,一脚就将殿门踢开了,而上次出现的反弹并没有起到作用,这是在他的丝线刺入进来时,感应到的信息。

在选择这一脚踢出去时,上官寻命便解了隐身的状态,这是他为了产生一股凛冽的气势,那种隐着身扮鬼的伎俩,在真正的鬼面前哪里有用武之地。

愁落暗尘伸手想抓住上官寻命,因为他怕重蹈覆辙,然而哪里是能够抓住的,无奈之下也只有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在上官寻命的掩护下,隐着身的愁落暗尘潜行到一边的角落里,冷冷的瞅着时机,在场间还是一片混乱时,他抬眼痴痴的看着被绑在廊柱上奄奄一息的羽人非獍,心疼的他手握成拳,很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才没有不顾一切的冲上去。

这八个鬼卫也会联手合击之法,好在上官寻命也已今非昔比,一人独斗八卫依然占着上风。奈落之夜手里握着细长弯刀,站在廊柱前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没有冲上前来加入围攻之中。

上官寻命虽然略胜一筹,但急切间也没有办法全胜,便一直在其中周旋着,只是当奈落之夜一挥,那些炮灰鬼卒也一涌而上时,他就显得很狼狈了。

愁落暗尘自羽人非獍的身上收回视线,皱眉看着陷入了苦战的上官寻命,有点坐不住了,他保持着隐身的状态,冲进了鬼卒中,双手里各拿着一把短小的匕首,猎杀着那些弱小的鬼卒。

现在的愁落暗尘,不止是可以打死黑熊,不止是可以猎杀鬼卒,他还可以在鬼海里徜徉一些时候。

虽然有点气恼于愁落暗尘没按计划行事,但上官寻命内心里还是欣喜要多一些,他尽力将跟鬼卫的战斗牵制到离愁落暗尘远的地方,以免他被他们的战斗波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