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54~56)

54

看着眼前这一幕,一直横亘在慕少艾心里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原来他们是师兄弟,也就难怪上官寻命会比自己更清楚这里。

上官寻命伤的太重,水晶湖对于治伤虽然有奇效,但终究不可能一下子就将他治愈,所以他便一直在湖水里泡着。

水晶湖还能改善人的体质,当年慕少艾本身也只是一个略通医术的弱质书生,是因为时常在水晶湖里泡过后,才有了后来的一些法术,他的医术也是因为在这里博阅群书,才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泡水晶湖的感觉是挺好的,慕少艾征询过燕归人的意见后,也扑通一声跳进了湖水中。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没道理愁落暗尘会在岸上看着,况且也由不得他,被上官寻命的丝线直接给拉进了湖水中。

岸上没有人了,燕归人不甘寂寞,也跳进了湖水中,四个人就在湖水里各玩各的,在落日西斜的当下。

一跳进湖水中,之前跑的大喘气时的那种清凉温润的感觉,又浸入了肌肤里浸入了心神中,愁落暗尘闭着眼睛,细细的感受着那种舒爽的感觉,觉得人世间大概再没有比这更逍遥的时候了。

但旋即他就想到了羽人非獍,想到了那根廊柱上绑着的血迹斑斑的羽人非獍,才忆起此时不是来休闲度假的,他的心境一下子变的焦急,只觉得自己每多耽搁一息,羽人非獍就要多受一分苦难。

愁落暗尘辨别了下上官寻命的位置,然后奋力的游了过去,仅仅只是泡了那么一会儿,他的速度好像比平常就要快出一倍来,那小水晶湖跟这水晶湖还真是没法比。就在他还在适应速度的时候,他已经不受控制的越过了上官寻命。

上官寻命一把拉住愁落暗尘的衣服,止住他往前串去的身影,错愕的问道:“你干嘛?”

愁落暗尘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急切的问道:“你好了吗?”

上官寻命一呆,很不客气的敲了一下他的头,笑骂道:“你当这水晶湖是神丹妙药呀,怎么可能就好了。”

愁落暗尘没有躲避,眼里流泄出一股失落的情绪,有些黯然的问道:“你大概什么时候好。”

上官寻命感受到愁落暗尘的焦急,也不再笑闹,而是认真的想了想,挥手撩拨了一下水面的霞光,说道:“最快大抵便是明天晚上吧,不过师兄那里应该有一些好药,可以让我恢复的更快一点。”

愁落暗尘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也没有办法,而且他觉得自己好自私,就这样拖着上官寻命为自己拼命,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的笃定他会帮助自己。

感受到愁落暗尘的情绪,上官寻命伸手揉了揉他的头,笑着说道:“我告诉你一个快要不是秘密的秘密,其实你只是这波大潮里的一朵浪花,恰逢其会罢了。”

愁落暗尘有些疑惑的蹙了蹙眉,并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上官寻命哈哈一笑,附在他的耳边说道:“看我们山门倾塌的样子,你看不出什么吗?我们这一脉,跟姥姥其实是有大仇的。”

愁落暗尘终于懂了,他惊愕的看着上官寻命,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上官寻命往后飘了飘,双臂舞动,往愁落暗尘脸上拨着水。

愁落暗尘背过身去,一任身后水花乱跳,将上官寻命所说的说在心里顺了顺,得到了一个美妙的答案,心里忽然一片轻松,脸上渐渐漾起开心的笑容,转身偏着眯着眼也往上官寻命那边泼着水。

燕归人看着这幕画面,无语的摇了摇头。

慕少艾看着这幕画面,却显得忧心忡忡。

 

55

很快天就黑了下来,燕归人就住在湖前,这十年来在水晶湖里泡了无数次澡,早就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感了,没有在这里连夜泡下去的想法,所以在天擦黑时,他便爬上了岸,独自一人走掉了。

慕少艾其实之前在这里泡了三年的湖,是不久前才下的山,本来应该是不必要在此逗留的,但还是多贪恋了会儿,在天已经黑了而月亮刚刚升起来的时候,也爬上岸走了。

上官寻命需要疗伤,愁落暗尘体质有太多的增长空间,两人就一直在湖水里泡着,偶尔说两句闲话,通过聊天中,愁落暗尘渐渐将自己内心里猜测的故事还原了。

得到了确定的答复,心里又自轻松了一截,身心舒泰,又渐渐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变强,安心之下便靠着柔软的岸边沉沉睡去。

上官寻命还在那里扒拉扒拉的说着话,说了一会儿不见有人附和,扭头一看,月色下,愁落暗尘的面容特别安详,将搁在岸上的胳膊侵入水里,他往那边拨了点水,发现对方是真的睡着了,便也闭上了眼,进入了睡眠之中。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慕少艾手里提了个竹篮,来到水晶湖边,他看着还在沉睡的两人,不觉哑然失笑,在心里默默的吐着槽:“哎呀呀,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真是成何体统呀。”

其实并没有这么夸张,只不过是两人陷入了睡眠中后,他们的身子在水中变得很轻盈,被湖水微微的荡漾之力,荡的靠在了一起,愁落暗尘的头歪在上官寻命的肩上,上官寻命的头歪在愁落暗尘的头上,这就是慕少艾所看到的画面。

慕少艾站在湖边看了会儿日出,便将食篮放在岸边,转身走了。

等到慕少艾的脚步声消失不见,上官寻命睁开眼来,他轻轻的抬起头来,又将愁落暗尘的头轻轻的推开,用丝线从食篮里牵出一个食盒,就在岸边用起早餐来,抹抹嘴见愁落暗尘还是没有醒,便一下子游到了湖中心,欢快的闹腾起来。

过了半个时辰愁落暗尘才醒过来,这个时候上官寻命早已玩的无聊了,闭着眼睛在湖中心养神。

揉了揉眼睛,鼻端飘来一阵香味,愁落暗尘举目四望,在上官寻命的身上逗留了会儿,转个身来,就看到岸边放着的食篮,以及一个空掉的食盒。

他可没有上官寻命那样的本事,做不到临空摄物,好在食篮就放在岸边,伸手便可触及的地方。

默默的吃完饭,他想了想后放弃了就着方便把食盒洗了的想法,将两个食盒都放进竹篮里,又搁在岸边便往湖心游去。

愁落暗尘游的是那样的小心,心里盘算着昨天没闹赢,今儿个可要打个出奇不意。越靠越近心里越窃喜越得意,然后就在他准备来一波大的时,上官寻命突然睁开眼来给他来了波大的,措不及防之下,耳鼻口眼都灌进去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清晨的水晶湖中,淡淡的阳光照射下,上官寻命仰天狂笑。

 

56

时光就在两人偶尔的戏闹中渡过,日上中天的时候,燕归人跟慕少艾再度来到湖边,慕少艾手里提着食篮。

还没走近,远远的燕归人就冲着湖心的两人大喝:“吃饭了~”

喝声悠扬,尾音颤抖,上官寻命苦笑的摇摇头,对愁落暗尘轻声说道:“我这师兄这十年来的变化,大到我都认不出来,从前他可是很古板的人,一言一行都像是一个模式里刻出来的,哪像现在这样,疯疯癫癫的没个正型,昨天特么的居然还仰天狂笑,真是瞎了我的眼。”

十年前的记忆太过深刻,这让上官寻命有点难以接受,眼下师兄的转变。

愁落暗尘想不到自己要怎么附和,干脆问道:“那你说,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上官寻命想了想,轻声说道:“应该是好的吧,你看我,活的多潇洒,他以前就是太累,所以头发都白了那么四撮。”

愁落暗尘无语的看着上官寻命,最紧要的是看着上官寻命的头发,眼神特别怪异。

上官寻命摸了摸,发现没有长出花来,低头看了看,很随意的说道:“别瞎想,我这头发是天生的。”

愁落暗尘懵懂的哦了一声。

这种态度叫啥事?上官寻命抽了抽愁落暗尘的后脑勺,说道:“本来我还怕师兄不肯离山,现在这种担忧应该算是去了,所以你放心,今天下午我们就能去烟霞谷。”

愁落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重重的嗯了一声。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岸上缓缓的荡过去,这速度慢的快要令人发指,燕归人等的没好气,自湖水里摄起一颗鹅卵石,远远的丢了过去。

上官寻命看着那颗飞来的石子,嘴里怪叫一声,拽了愁落暗尘身子箭一般往前窜去,然后那颗石子落在他们原来待的地方,发出一声惊天巨响。上官寻命眼瞅着燕归人又扔过来一颗石子,只顾着往前串,愁落暗尘却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就看到一波庞大的水花冲天而起,然后扑天盖地般砸了下来……

第二颗石子落水,只是发出咚的一声响,溅起了一丢丢水花,燕归人单手插腰,指着已经窜到岸边的上官寻命哈哈大笑。

上官寻命没好气的瞪了燕归人一眼,伸手揽过愁落暗尘,将他托了上去,自己也爬了起来。上了岸后又瞪了一眼燕归人,旋即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挖苦道:“这么幼稚的把戏,亏得你好意思使。”

燕归人不甘示弱的瞪了回来,诈呼道:“咋,就能你用,不能我用呀。”

很自然的,两人都回忆起了十多年前的场景,那时两人都还小,山门里虽然没有几个人,但是满溢着蓬勃的朝气,孩童心性,他们一天的时间有大把的时光都在这个水晶湖里渡过。那时燕归人是一个很木讷沉稳的少年,总是被张扬跳脱的上官寻命欺负,数不清有多少次,他偷偷的潜上岸,往湖心里投鹅卵石打水漂,有时候就只是纯粹的水漂,有时候却是会注入元气炸起庞大浪花,没有防备的时候就会被炸的灰头土脸,那时燕归人只是会无语的看着他,半晌后憋出一声胡闹,此事便算揭过,然后再如此重复着。很奇怪,燕归人越是这样包容无动于衷,上官寻命就越是想挑他逗他捉弄他,一晃就是几年过去,燕归人还是老样子,上官寻命也一如既往,直到……

上官寻命跟燕归人对视一眼,两人脸上的表情明明那么温馨,却突然满布了阴云,在边上笑吟吟看着这一幕的两个观众,觉得好生诧异。

为了打破沉寂,慕少艾取出一个食盒递给愁落暗尘,愁落暗尘转手交给了上官寻命,上官寻命愣了愣,又递给了燕归人,燕归人愣了愣准备转手交给慕少艾,看到慕少艾手里拿着的食盒,又默默的缩了回来,慕少艾看了看手里的食盒,笑着打趣道:“哎呀呀,你们莫非都不想吃饭吗?这可是我精心调制的药食,过村可就没店了。”

愁落暗尘笑着自慕少艾手里接过食盒,一脸迫不及待的说道:“闻着就挺香,吃起来还也得,我可不想错过这个村,待我来尝一尝人间美味。”

说着话,他揭开盒盖,扒拉了一口饭,还不及咀嚼,就苦着脸一口喷了出去,总算还知道往边上让让,没有喷别人脸上去。

上官寻命差点就被喷个正着,吓了一跳,皱眉问道:“你干啥?”

愁落暗尘撇撇嘴,很委屈的说道:“好苦。”

上官寻命不相信的看着愁落暗尘,说道:“这么香你居然说是苦的,逗闷子呢。”

说着话,他也往嘴里扒了一口饭,然后就喷了出去。他可没有往边上让让,这口饭就直接喷向了燕归人,燕归人早有准备,将之牵引到一边去了。

愁落暗尘幸灾乐祸的看着上官寻命,哈哈大笑道:“哈哈,我就说是苦的嘛,你还非不信。”

上官寻命瞪了一眼愁落暗尘,又看向慕少艾:“我说慕少艾呀,这是咋回事儿咧?”

慕少艾将剩下的食盒拿起来,边揭盒盖边说道:“哎呀呀,这嘛,良药苦口,效果是顶顶好的。”

说着话他自己扒拉了一口饭,有滋有味的吃着。

燕归人举了举手里的食盒,说道:“吃吧,虽然苦点,效果不错,从昨晚备到现在咧。”

上官寻命跟愁落暗尘面面相觑,然后愣愣的看着对面两人吃的津津有味,又对视一眼,才缓缓的往嘴里扒拉一口米饭,皱着眉头强忍着吐出来的欲望,含在嘴里好一会儿才敢咀嚼,匆匆两下就吞入了腹中。

又去挟菜吃,满心以为菜不会苦,谁知道更苦……

这么苦的饭菜,也真难为对面那两人是怎么吃的下去的,如果不是燕归人手里的饭菜本来是递给愁落暗尘的,他们会怀疑只有自己两人吃的才是苦的。但当两人终于艰苦万分的将饭菜吃完后,慕少艾收拾着食盒走了,而燕归人则站在那里双手叉腰,豪迈的仰天狂笑。

上官寻命跟愁落暗尘的脸色当场就变白了,果然就听见燕归人嚣张的说道:“其实只有你俩的饭菜是苦的。”

上官寻命看着燕归人,不相信的说道:“可是……”

燕归人截断话头,笑着说道:“没有可是,只是慕少艾是怎么算计出来的,我不知道,反正只有两只食盒是苦的。”

上官寻命手握成拳,想到方才遭受的那份罪,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爆了,冷冷的问道:“为什么?”

燕归人眨眨眼,说道:“当然是逗你们玩呀!”

说着燕归人一溜烟的跑掉了,上官寻命拨脚要追,却被愁落暗尘抱住了,又不想将他弹开,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燕归人跑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