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51~53)

51

这座府宅衰败的简直不成样子,跟自己一路走来在荒郊野外里看到的破庙都还要破败,很难想像里面还会住了有人,而且是一个特别特别厉害的人,愁落暗尘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一边小心的在废墟里走着,一边好奇的四处看着,也不知道那个水晶湖在哪待着……

穿过前方三座大殿,愁落暗尘终于看到一座还看得过去的房子,破败的并不严重,然而这还不是最终的所在。因为这片房屋保存的还算完好,无法直接穿过去,三人便绕着走了一圈。

这座屋后的房子看着要更好一些,但依然摆不脱破败的模样,愁落暗尘在心里想,要去的地方应该还在后面吧,超级高手住的地方嘛,怎么着也不能太寒碜,所以至少要再越过三排房屋群,才算是说得过去。

所以看到上官寻命继续往后面走时,愁落暗尘一点也不意外,但慕少艾却在身后喊道:“燕大哥就住在这排。”

上官寻命摆了摆手,很随意的说道:“我知道,我是去水晶湖。”

慕少艾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上官寻命的背影,愁落暗尘也有些诧异,他看了看这排房屋里最大的那间房子,又看看慕少艾,然后看着前方,说道:“上官,我们应该先去拜见主人吧。”

上官寻命耸了耸肩,并没有回头,也没有止住步伐,无所谓的说道:“我体内伤势发作,快要死了,我要去泡水晶湖。”

这话听着就很没有诚意,慕少艾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想你是在骗鬼哟,但他也没有办法说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叫做上官寻命的人有着什么底气,自己是不能跟着胡闹的,于是便拉了愁落暗尘前往拜见此间主人。

愁落暗尘瞩目了下上官寻命,便跟在慕少艾的身后,走向最中间的那座大殿。两人在殿门前规规矩矩的站好,很礼貌的行了一个礼,慕少艾大声的说道:“燕大哥,你在吗?少艾来拜访您了。”

愁落暗尘被吓了一跳,他满心以为到了这里后,慕少艾再喊话声音会轻很多,谁知道还是跟在山门外一般,没有防备之下耳膜都被刺的隐隐作痛。

殿内没有人应声,慕少艾很有毅力,再度纳气高声喊道:“燕大哥,你在吗?少艾来拜访您了。”

这次有了防备好了很多,愁落暗尘恭敬的站在慕少艾的侧后方,有些怀疑殿内是不是没人,看着慕少艾又要喊第三次时,他觉得对方比自己这个读书人还要迂腐,估摸着上官寻命就是猜度着主人不在,才会直接跑去后面泡水晶湖。

就在慕少艾准备第三次高声呐喊时,殿内突然传来一道有些恼火的声音:“喊什么喊,喊什么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慕少艾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将那口气徐徐吐出,笑着说道:“哎呀呀,要不然我进去直接掀被子吗?”

殿内那人仿佛被噎住了,小声咕哝了句什么,说道:“你们等等啊,我马上出来。”

“好的。”慕少艾答应了一声,却是笑着回头看了愁落暗尘一眼,抬脚就踏上了台阶。

愁落暗尘在后面看直了眼,完全弄不懂是什么情况,那位上官寻命随意的直接就去泡澡了,这位慕少艾一开始表现的那么恭敬,这会儿却又仿佛没当回事儿直奔主题,他们都是跟他有交情的,自己呢?还是在外面侯着吧……

愁落暗尘在心里这样想着,便站在那里没有动弹,慕少艾踏上最后一层台阶后,发现他没有跟上来,便笑着招了招手,说道:“上来呀。”

愁落暗尘摇了摇头,便在这时,殿内传来那人粗旷的声音:“兀那书生,别矫情。”

愁落暗尘吃了一惊,然后又自苦笑,低头行了一礼后,便也上了台阶。

 

52

这是一个很空旷的大殿,除了几根粗大的柱子撑着整个穹顶外,便只有中堂上供的一座金像,慕少艾一进来,便仰望着这座金像,实在是太显眼了,愁落暗尘也抬头打量这放大了十倍的脸,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不由得便失去了兴趣。

他往边上挪了两步,来到一根廊柱下,看着上面雕刻的纹路,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想到了烟霞谷里缚着羽人非獍的那根廊柱,虽然没有刻意去看,但那根廊柱上也刻着细细密密的纹路,羽人非獍一身是血凄厉的模样印入了他的脑海,他心里一痛,有点头晕,晃了晃差点摔倒,但被一双手扶住了。

“你这脚步虚浮的样子有点让我看不懂呀。”

慕少艾听到这把粗豪的声音,眼睛从那座金像前离开,笑着扭过脸来,说道:“燕大哥,你起来了。”

燕归人一出会偏厅便做了个好事,这让他的心情很舒爽?他揽着愁落暗尘的肩,眼睛自他的脸上挪开,看着慕少艾笑骂道:“一大早的就在外面吵,能不起来吗?”

慕少艾滞了滞,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却是没有说什么。

这时愁落暗尘终于从那种晕眩的感觉里走了出来,他有些迷茫的说道:“啊?我昏迷了一夜吗?”

燕归人跟慕少艾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愁落暗尘有点懵圈,这时才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人扶着,轻轻的挣脱了开来,心想这人大概便此间主人吧。

就像是知道愁落暗尘在想什么一样,燕归人拍拍他的肩,笑着说道:“不错,我就是这里的主人,怎么样,是不是很英明神武。”

燕归人使的力气有点大,每拍一下愁落暗尘的身子就矮一分,本来两人站在一起是差不多高的,但他却总是矮了那么一些,等燕归人说完拍完,他的半边身子都快要塌了,连带着脖子都歪着,矮了燕归人整整一个头。

看着这一幕,慕少艾伸手扶额,颇为无语的摇了摇头。

愁落暗尘忍着没有吭声,等到燕归人把手拿开后,他看着他,很认真的说道:“燕壮士果然厉害,一看就知道气度不凡,翩翩公子。”

慕少艾保持着失额的状态又摇了摇头,将脸别过一边,懒得再看,真想睹住双耳,也拒绝听呀。

燕归人眉头皱了皱,又很快舒展开来,笑得嘴都快要合不拢了,下意识里又要去拍愁落暗尘的肩膀,看到对方下意识里闪躲了下,也不以为意,还是拍了过去,只是力道轻到可以忽略不计,嘉许的说道:“壮士什么的多难听呀,跟少艾一起叫我燕大哥就好,我觉得你很有前途,我很看好你。”

愁落暗尘一本正经的拱手施礼,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燕归人得意的仰头大笑,他的气度的确是不凡,可是跟翩翩公子却相差甚远,也不知道他的手里打哪来了把扇子,刷的一声就在那里摇啊摇,然后他在殿堂里扫视一圈,有点纳闷的问道:“不是有三个人吗?还有一个人呢?”

此话一出,愁落暗尘心里咯噔一声,硬着头皮凑上前去,借着刚才拍马屁拍出来的胆量,小声说道:“因为伤的太重,去泡水晶湖了。”

慕少艾也有点紧张,附和道:“对,伤比较重。”

燕归人脸一板,发现自己现在是个翩翩公子,脸就又柔和下来,莞尔的笑了笑,如沐春风的样子,说道:“走,去看看。”

慕少艾被燕归人那温柔一笑给吓的不轻,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被燕归人不爽的瞟了一眼,只得灿灿的笑了笑。

愁落暗尘心下却是暗喜,觉得自己之前的不要脸,还是挣了点脸,希望可以一直拿捏住吧。

当下三人一起出了大殿,往那水晶湖走去。

 

53

燕归人晃着折扇,披风无风而动,看着挺有那么点玉树临风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派头,但走了十多步后,维持的这股均势就被他遗忘掉,行走如风,披风不再微微摆动,而是像被狂猛的大风吹拂,猎猎作响。

慕少艾跟愁落暗尘走在燕归人的两边,为了以示对方的主导地位,稍稍落后一点,当那披风刷刷刷开始强劲的鼓动时,慕少艾却仿佛早有预料,就见他在无奈的摇头苦笑时,手里突然多了支烟枪,不着痕迹的将抽过来的披风挡住。

愁落暗尘就没有这么好的手段了,被披风刷刷刷在脸上胡乱的拍,差点没把他拍蒙了。他轻抚着自己的脸颊,感觉火辣辣的痛。无语的看了一眼大步前行的燕归人,重点是无风而张扬狂舞的红色披风,愁落暗尘忍不住看向了慕少艾。

慕少艾摊了摊双手,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追了上去。

唉!愁落暗尘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跑着追了上去。其实在走出殿堂时,慕少艾就给自己提示过,只是他以为慕少艾是让自己在水晶湖边再接再厉,谁想到是在这里等着他,不过,就算知道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燕归人大步如龙,慕少艾小步从容,愁落暗尘奔跑如风。三道身影差不多维持着均势前行,只是前两者看来是那样的潇洒,而愁落暗尘却是那样的狼狈,来到跟上官寻命分离的那个所在时,他的喘气声早已如风雷鼓动,慕少艾偶尔回头看看,免不了很是担忧,却又不能帮忙做什么。

水晶湖是突然映入眼帘的,其时阳光西斜近黄昏,天边已布红霞,炽烈的阳光从一座山峰后窜了出来,落在那汪大大的湖泊之中,漾起一波波粼光。

遍布红霞的湖面晃啊晃的,晃花了愁落暗尘的眼,来到这里仅仅是闻着那荡漾而来的清新水气,他就觉得浑身舒爽,一时间就连急剧的喘气声都忘了。

哪里是忘了哟,只不过区区身体的疲累,被水气荡漾下就能消除而已,要不然上官寻命那么重的伤,慕少艾也不会说水晶湖能治愈。

站在湖边,看着那个在湖中心旁若无人戏水的家伙,燕归人的脸色满是沉重,慕少艾在一边看的心里突突直跳,上官寻命却是看了一眼这边后,就又自顾自的游啊游,游啊游……

愁落暗尘从目炫神迷中醒过神来,也来到了湖边,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燕归人的脸色,冲着上官寻命大喊:“上官,快过来见过风流倜傥丰神俊郎的燕大哥。”

上官寻命装没听到,看都不往这边看一眼。

燕归人也像是没有听到,只是沉默的看着湖中戏水的那个人。

慕少艾手心捏了一把冷汗,为什么总觉得风暴在积聚的样子,这有点不对劲呀。

愁落暗尘偷看一眼燕归人,急得真想跺脚,就在他准备更不要脸时,燕归人沉沉的开口了:“你来干什么!”

上官寻命优哉游哉的划着水,看也不看岸上一眼,随口说道:“你能一直在,我干嘛不能来。”

燕归人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说道:“可是时间还没到呀。”

上官寻命终于看向岸边了,他也叹了口气,说道:“时局在动荡,跟你一样死守着规矩吗?我就快要死了,底牌也快要用完了,还不许我回来疗个伤,拿点防身之物呀。”

燕归人沉默,慕少艾若有所思,愁落暗尘呆滞无言。

时光在流逝,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燕归人突然眉头一掀,长叹道:“快要十年了,师弟,你还是这样的玩世不恭。”

上官寻命嗤笑一声,又旁若无人的在水里转着圈圈,不屑的说道:“是呀,十年了,师兄你还是这般刻板无趣,真真是无趣极了。”

燕归人突然双手插腰仰天哈哈哈大笑着,然后说道:“师弟你错了,人终究是要变的。”

上官寻命愣住了,然后突然就沉入了湖水中,差点喝了两口洗澡水,把他恶心的够呛,拼命的咳嗽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