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37~39)

37

不死不休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狠话,奈落之夜打不过上官寻命,最后很狼狈的退走了,上官寻命并没有拦,他还不想跟姥姥的关系彻底崩裂,那种代价,他未必承受不起,但总会是一个大麻烦。

自打看到那个要来杀自己的人,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白衣女子后,愁落暗尘便显得有些兴致缺缺,打来打去的他又看不懂,只觉得上官寻命的身姿特别优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但等到奈落之夜离开后,他仿若无事的样子就变得紧张起来,看着朝自己伸出手来的上官寻命,他并没有把手搭上去,而是肯定的问道:“你认识羽人非獍,是吗?”

上官寻命沉默,然后点了点头,伸出的手,维持不变。

愁落暗尘还是没有将手搭上去,而是声音颤抖的问道:“因为羽人不忍杀我,惹怒了姥姥,所以方才那位姑娘才会来杀我,而羽人,大概也会有生命危险是吗?”

到底是读书人啊,通过只言片语就推测出了大概,虽然自己并不清楚详细情况,但姥姥那个人……他收回手倒负于身后,望着某个方向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愁落暗尘希冀的双眼里涌上痛苦的神色,他自己爬了起来站到上官寻命的身前,惶急的说道:“我要救她,你能帮我救她吗?我求你帮忙。”

两人的身高差相仿佛,愁落暗尘急切间站的离上官寻命太近了,喷出来的热浪扑面而来,上官寻命身子不动,头往后面偏了偏,以躲避那灼人的呼吸。

愁落暗尘再踏前一步,双手捉住上官的双肩,摇啊摇,声音里带着哭腔,有些语无伦次:“上官,我求你救她,你这么厉害,你一定可以救他,我求你,我有钱,我付你钱……”

上官寻命被摇的头晕眼花,他伸手将愁落暗尘的手掰开,然后紧紧的握住依然想要捉自己双肩的手,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先别急,听我给你慢慢说,姥姥很疼羽人非獍的,依我看,并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上官寻命的话语里像是施了魔咒,愁落暗尘的情绪真就稳定下来了,只是他依然显得无比的担忧,呐呐道:“可是,可是刚才那位姑娘说过,那个姥姥这次很生气……”

上官寻命伸手下压,示意愁落暗尘不要再说,温和的解释道:“姥姥其实已经生过羽人非獍很多次气,可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下,姥姥想捉你回去,大抵便是想用你来胁迫羽人非獍,你确定你要入虎口,给姥姥这次机会,给羽人非獍良心的煎熬吗?”

“这……”愁落暗尘迟疑了。

上官寻命趁热打铁,说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走出这片大山,走出姥姥的势力范围,少了你这个源头,姥姥的怒火自然会慢慢平息下来,没有你从中激化矛盾,羽人非獍才有可能好好的活着。”

愁落暗尘仔细想了想,觉得好像很有道理,于是备受鼓舞,牵了上官寻命的胳膊就走,急切的说道:“那我们走快点,越早离开越好。”

上官寻命只有苦笑,很不情愿的随着愁落暗尘的脚步而动,但忽然间他的脸色急剧的变化,然后就听到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痴人说梦,羽人非獍一再的抗命,姥姥对她的疼爱早就消磨殆尽,这次她死定了!”是奈落之夜的声音。

愁落暗尘霍然转身,震惊的看着上官寻命。

上官寻命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他知道自己的推测八九不离十,羽人非獍顶多只是受到点惩罚罢了,事情的关键还是在愁落暗尘身上,只要他离开了,姥姥的怒火自然会慢慢平息,而如果他被捉住了,姥姥势必会虐杀他来警告羽人,看是让你心动的人被你安乐的杀死,还是被我杀死……

然而愁落暗尘并不懂姥姥对羽人那近乎母女般的溺爱,而且他还当局者迷关心则乱……

本来想要解释的,但看愁落暗尘的样子,好像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们去救你的羽人。”

愁落暗尘立马喜形于色,他松开上官寻命的手,往后退了两步,抱拳深深一鞠行了个礼,认真的说道:“谢谢你,上官寻命。”

上官寻命苦笑的摇摇头,说道:“希望此行我真的可以寻到命吧。”

 

38

孤灯群山之中,有两处地方是很缥缈的所在,一处就是水晶湖,一处则是烟霞谷。

而姥姥便就住在烟霞谷中。

做为在这个大山里讨生活的上官寻命而言,再缥缈的所在对他而言都是寻常,他带着愁落暗尘一路踏树飞来,让愁落暗尘好好的体验了一把飞行的感觉。

在临近烟霞谷谷口时,上官寻命自树梢翩然落地,然后偏头看了一眼愁落暗尘,满心以为会看到雀跃兴奋的表情,结果看到的却是煞白的脸,而且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吐出来的样子,吓了他一跳,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眼珠子转了转,便就明白了根结所在,于是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愁落暗尘张着嘴,手抚着胸口,好不容易将那抹烦闷的惊惶感驱走,而这时上官寻命人已经在十多米开外,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

“嘘~”上官寻命竖指于唇,示意愁落暗尘噤声,又用手指了指前方,“快到姥姥的势力范围了,这里有很多巡逻的小鬼卒子,跟着我走要小心。”

愁落暗尘将自己埋怨的话吞进了肚子里,小心翼翼的跟在上官寻命的身边,一面很警惕的四处张望着。

上官寻命表面上一本正经的样子,肚子里其实快要笑开了花,轻松就将自己的疏忽给遮掩过去了,只是想到待会儿要拼上一条老命,他又深深的觉得自己亏大了,当时脑子犯抽了吗?我明明只是接的送他出山的任务呀,谁说就应该为他的胡作非为来买单!只是应都应下了,而且也已经到了这里,现在再反悔也已经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了。

虽然知道烟霞谷在哪里,但是秉持着未来的原则,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来这里一探究竟,而他在山里猎物寻药,烟霞谷也从来不会来干扰,两方一直维系着这样的底线,平安度过了好些年。

现在,平静便将打破,他将直入中军,尝试着解救出羽人非獍。

这,很缥缈,他其实一点信心都没有,更甚至还带了个拖油瓶。

上官寻命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愁落暗尘。

 

39

既要入谷,最好的情况,莫过于悄无声息的找到羽人非獍,然后再悄无声息的退出来。虽然知道这种情况无异于异想天开,但敢想敢为才有成功的可能。

估摸着到了被察知的边缘了,上官寻命拉着愁落暗尘蹲下来,想了想觉得有点累,干脆坐在了地上。他从袖兜里掏出一个小荷包,荷包的面料很好,绣纹很细腻,看起来很精致。松开绳子,他自内里摸出一支缩小了数倍的毛笔,又自内里摸出一支小瓷瓶,然后他将荷包塞进腰带里,右手捏了个手势,嘴唇快速逼合着,念念有词。

愁落暗尘眉心那处印迹还很明亮,他看到有很多金色的字符袅袅自上官口中冒出,渐渐的在他们之间分布出了一道墙壁,然后这些飘荡着的字符开始凝练压缩,渐渐变成了一颗边沿流动的小球,这个时候上官寻命闭嘴不言,伸手拨了瓶塞,那颗液态的小球便流进了瓷瓶里。

做完这些,上官寻命轻舒一口气,下意识里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液,望着张大了嘴的愁落暗尘微微一笑,便将笔尖伸进瓶中,再拿出来凌空乱划。如是几次,他又将笔跟瓷瓶放进了荷包揣进了袖袋里,招呼一声站起来,走向了烟霞谷的警戒地带。

因为事先被叮嘱过,所以当越往前走,那些飘来荡去的人越多时,愁落暗尘发挥了书生本色,虽然小脸有些惨白,但没有被吓得双腿发软厉声尖叫,在上官寻命看来,就是意外的收获,他有些欣慰的将敲闷棍的心思抛了开来……

又小心翼翼的往前面走了片刻,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壮丽的建筑,差点没把愁落暗尘的眼珠子瞪出来。

走到这里上官寻命耸耸肩,小声的说道:“再往里我也没有走过,里面有什么我也不大道,所以你一定要紧跟着我,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离开我。”

愁落暗尘苍白着脸点点头,抓住上官寻命衣服下摆的手攥的更用力了。

上官寻命拍拍愁落暗尘的肩,等他看过来,便伸了食指在他的眼前晃着,示意他别紧张。

愁落暗尘似是了然的点点头,崩紧的身子真就柔软了些。

这片宏伟壮丽的建筑没有门,或者这样说并不恰当,这里是有门的,只是门不知被给丢到哪里,只剩下一个空旷的门洞,一眼可以望见一片广场,以及广场那面的大殿。

门的两边各有两个守卫,都抱着一人多高的铁枪,来回在门边交叉巡逻着。

上官寻命之前临空写就的空符很是强大,一路走来那些鬼卫的视而不见,让愁落暗尘对此充满了信心,但在往宅子里走时,他的心依然止不住跳动,因为这四个守卫穿着阴沉沉的盔甲,看着格外的强大。

好在有惊无险的穿过了大门,踩在了阔大的广场青石上,愁落暗尘刚才提起的心才缓缓的落下,侧脸看着同伴一副心有余悸的小意模样,上官寻命笑了一笑,然后捏指算了算,后又眉头一皱,又咬破了食指指腹,将凝出的血滴按在了还很明亮的愁落暗尘的眉心,轻声说道:“闭上眼,感受一下,照着你的感觉走。”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一路走来,愁落暗尘对上官寻命的信任,几达无条件。他闭上眼睛,认真的感受了一番,自某个方向传来微弱的指引,他睁开眼,斜斜指向了左边。

上官寻命点点头,拉着愁落暗尘就往那个方向走。

越走那种指引的感觉越强烈,随着那片建筑的拉近,他渐渐从这丝指引里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然后这股气息越来越浓烈。

站在这个没有门的大屋前,望着空阔的大殿,以及大殿里那些两人合抱的木柱,愁落暗尘怔怔的踏过门槛,走进了屋中。便在此时上官寻命忽然爆喝一声,奋力往前拍出一掌,另只胳膊用力一扯,将愁落暗尘拉了回来,然后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整座大殿都开始摇晃起来,而上官寻命跟愁落暗尘则被这股反振之力远远的弹开,重重的落在了广场上。

噗!上官寻命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愁落暗尘还好一点,只是受到了些微震荡,唇角流出一丝血迹,刚才刹那之间,上官寻命接连出手两次,护持住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却没来得及顾上自己……

“愁落,你快走,是陷阱。”

自屋里传来羽人非獍惶急的哭泣声,听得愁落暗尘像是一只发怒的雄师,昂着头就往前面跑,一面还慷慨激昂的劝慰道:“羽人不要怕,我要救你走!”

但他跑不动,上官寻命还拉着他的手,这也是他喷出血的原因之一,就怕愁落暗尘会激动的失控。大殿靠着广场的这面墙在刚才的冲击下轰然崩塌,被缚在某根木桩上的羽人非獍显现出来,身上洁白如雪的衣裳血迹斑斑片片碎布在风中飘摇着,显然受了很大的苦难。

愁落暗尘看着这一幕,简直是目眦欲裂,往前跑却跑不动,于是回头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声的喊道:“放手,你放手。”

那边羽人非獍被缚着不能动弹,却还在拼命的喊着:“你走,不要管我,快走!”

上官寻命看看愁落暗尘,再看看羽人非獍,伸手抹去嘴边残流的鲜血,苦笑道:“她说的对,这是一个陷阱,我们先走,回头再来救。”

愁落暗尘拼命的挣扎着,这个时候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冲上去,救下羽人非獍。他已经忘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他也忘了他一切的倚仗都是上官寻命。

上官寻命摆摆手,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一口血喷了出来,喷了愁落暗尘满脸。

被热血一激,愁落暗尘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羽人非獍,然后拉着上官寻命转身就跑。

“想跑?来了就留下吧!”

奈落之夜的声音忽然在场间响起,瞬息之间广场上便飘过来无数只小鬼,嘎嘎怪笑着圈出了一个大圈,将两人圈在中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