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31~33)

31

愁落暗尘无视那些吆喝声,直接从城的这边,穿到了城的那边,然后站在了绿野烧饼铺前。从家里出发到现在,这小半年时光,沿路他买的烧饼,以这里味道最是美妙,所以这次返回采备,便认定了这里。

杜一苇正仰靠在竹躺椅上,手里还拿着一把莆扇,半闭着眼睛,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有一声没一声的喊着:“卖烧饼,刚出炉的烧饼啦。”

愁落暗尘往铺子前一站,笑着说道:“老板,给我来一炉烧饼。”

杜一苇一听,哎呦,大生意呀,霎时眼睛一睁,麻利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准备吹嘘两声,见铺子前这人有点眼熟,就愣了愣,忘了说话。

愁落暗尘一面取下箱笼,一面说道:“怎么样,想起来没。”

看着这个箱笼,再看看眼前这位一身棕色长衫,杜一苇终于记起来这人是谁,一边往面袋里装着烧饼,一边好奇的问道:“您之前没出城吗?那些烧饼怎么吃的这么快?”

愁落暗尘愣了愣,之前的疑惑涌上心头,问道:“老板,我那次买了多少个烧饼?”

杜一苇想也没想便回答道:“三十二个。”

愁落暗尘有些懵了,他也记得当初买了很多个饼,可是为什么烧饼会减少!心念一动,他回答了前面的那个问题:“我出城了,可是山里起了几天大雾,将我迷在了山里,烧饼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没有了。”

杜一苇果然是知道些什么,他停下手中的工作,小心的往两边瞅了几眼,没看到有人注意这边,便往前倾了倾身上,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我们这镇外闹鬼,山里经常会起大雾,有很多鬼魂四处游荡,吸人魂魄。”

愁落暗尘想到羽人非獍,又自责的摇摇头,很敏感的抓住了一个词,疑惑的问道:“听说?”

杜一苇耸了耸肩,有些随意的说道:“我就在镇上,也不出城,山里起大雾是很正常的事,也一直有人说那里闹鬼,但我认识的人里没有莫名其妙死亡的,也没有见识过的,所以我只能用听说来形容。”

愁落暗尘悄悄的松了口气,想到山里的怪雾,又问道:“山里起雾了,还有人可以走出去吗?”

杜一苇点点头,此时他已经将烧饼装好了,一面递给愁落暗尘一面指着另一边,说道:“诺,那人叫上官寻命,惯常在山里采药、打猎,有时也当向导。”

愁落暗尘接过烧饼塞进了箱笼里,取出半贯钱给了老板,道了声谢,提了箱笼就走向被指着的那人。

 

32

之前上官寻命是背对着自己,而对方正在跟一个白发老头说话,所以愁落暗尘就以为这个白发的也是一个老头,一个老当益壮的老头。在他走过去的时候,他们也结束了谈话,两个老头分别转身,走了相反的反向,于是他们变成了迎面而上。

愁落暗尘惊讶的止住步伐,愕然的看着上官寻命,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这个白发的人居然也是一个青年,而且面容帅气俊郎,一如慕少艾一般。

上官寻命似乎对那些异样的目光已经见怪不怪,所以他只是瞥了一眼这个被自己惊呆了书生,虽然有点诧异于对方的面容,还有心间那一丝忽然而来的悸动,但他并不准备多管闲事,然而世事总是让人难以预料。

愁落暗尘很快便恢复如常,迎前两步抱了个辑施了一礼,笑着说道:“这位兄台,我想顾个向导,引我过山。”

上官寻命笑了笑,想了想,轻轻的点了点头,慨然允诺:“好。”

不知为何,愁落暗尘竟然觉得喜不自禁,这种情感涌上,让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上官寻命好像时刻都准备着往深山里去,居然没有做多余的准备,便随着愁落暗尘离去。他们两人从城东一路走到城西,路上在一个摊子前逗留了下,愁落暗尘买了只水袋。

在走到迷谷客店时,那里的人早已散的干净,看着檐下慕少艾倚着的木柱,愁落暗尘心里有点异样的情绪一闪而过,同时脑海里浮现了羽人非獍的身影,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原本两人一路走来很是沉默,但刚才那种一晃而过的感觉让愁落暗尘有些不安,问道:“上官,听说城外的大山里有鬼,这是真的吗?”

对于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上官寻命一点也不意外,毕竟能直接找上自己提出向导这个要求的,自然是得到了旁人的介绍,只是他觉得自己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有点不公平,便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愁落暗尘愣了愣,有些歉然的挠了挠头,微涩的笑着说道:“小生愁落暗尘,抱歉,之前忘了。”

此时他们正要进入城门,两边的城卫一起点头施礼,愁落暗尘当然知道这不是因为自己,忍不住往边上瞅了一眼,看来这个上官寻命的身份绝不止烧饼铺老板所说的那么简单。

上官寻命哈哈一笑,对于两边的城卫并没有理会,而是拍了拍愁落暗尘的肩膀,很是豪爽的说道:“愁落啊,不要怕,不管山里有鬼没鬼,有我上官寻命在,你就是安全的。”

愁落暗尘一时间苦笑不已,却没有选择在这个城门洞里说话,等到出了城门后他才有些忧心的说道:“我现在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我只是想要知道鬼神之说,是否真实存在。”

上官寻命左臂抱胸,右臂屈肘搁在上面,手抚着光洁的下巴琢磨了一下,自以为明白了什么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你是怕颠覆你心中的世界观吗?”

愁落暗尘再度苦笑,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上官寻命就以为自己猜中了真相,或者说是认为并没有猜对真相,反正他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33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走了一段路程,之前随着他们一起出城来的人,很奇怪的都分向了两边的路口,而这个直插前方的道路上只有他们。

愁落暗尘早在之前就猜到会这样,因为前次他出城后也是这般景象,当时他只觉得这是因为恰好这个方向没人,而此时他心里却有另外的猜测……

而上官寻命更是清楚为何会如此,做为在这个大山里讨生活的人来说,他知道很多旁人不知道的事。

此时红霞满天,轻风吹拂,略有凉爽的意味,上官寻命很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叹息般说道:“还是城外好,城里太闹腾。”

愁落暗尘笑着点了点头,却是没有感慨些什么,他在心里思量着,已经思量了一路,此时身边的向导既然打破了沉静,那就不妨问一问吧。

于是他问道:“上官,你知道慕少艾吗?”

上官寻命笑着点头,忽然伸手在身前划了一道横线,说道:“他讲的故事不错,很贴合这片绵延百里的大山。”

愁落暗尘想到那个复述给羽人非獍听的半截故事,忘了自己当初很抵触那略有艳情的故事,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他悚然一惊,倒不是突然想到自己的抵触,而是觉得上官寻命这句话的后半部分似乎隐有深意。

将那份疑惑压在心底,愁落暗尘继续着自己之前预定的路线,问道:“慕少艾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上官寻命耸耸肩,很干脆的说道:“他也没来几天,还没有接触过,不知道。”

愁落暗尘并不失望,因为他想知道的本来就不是慕少艾这个人,而是要就这样的谈话,将自己这几天的遭遇牵引出来,当下按步就班的问道:“这其实是我第二次出城,当时差不多也是这个时辰,出城前慕少艾拦住我,让我不要连夜赶路,他说这里有天灾人祸兽乱,还有……鬼劫。”

说到这里愁落暗尘止步,偏头看着上官寻命。

上官寻命面色不变,一副很认真倾听着的模样,并没有言语。

见对方好像没什么反应,愁落暗尘摇摇头,继续说道:“而我出城后,这些好像都应验了,但我不确定是不是都是真的,因为我并不愿意相信这会是真的,我知道这很矛盾,可是我没有办法,所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认真的回答我。”

上官寻命挑了挑眉,说道:“你说。”

愁落暗尘看着上官寻命的眼睛,很认真的问道:“山中有鬼吗?”

上官寻命沉默了会儿,说道:“有。”

得到了那个让自己不敢去面对的答案,愁落暗尘踉跄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是上官寻命一个箭步跨越扶住了他,很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愁落暗尘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脸色一片煞白,他没有说话,他已经不知道如何说话,难道,羽人非獍真的是一只鬼吗?他想到了那些少掉的烧饼,他想到了她身上没有伤痕,他想到了她可以跟黑熊对峙,他想到了很多,可是他想不明白……

他惨然的摇摇头,说:“我不懂。”

上官寻命安慰的拍拍他的肩,笑着说道:“不懂没有关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愁落暗尘沉默,他闭了下眼睛,后又睁开,继续往前走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