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落暗尘(梁皇无忌)的小肚兜~

电影系列:倩女幽魂(28~30)

28

山洞那么显眼,不怕错过,两人回程时速度明显要快上很多。

在洞内两人并排坐定,愁落暗尘伸手打开提到近前的箱笼,从里面摸出了两张饼,递了一只给羽人非獍。

虽然没有清水相送,干涩的饼吃的很艰难,但愁落暗尘依然很快就吃完了一张饼,而这时羽人非獍才只咬了几小口。他伸手又去箱笼里摸饼,一时竟然没有摸到,心里咯噔一声心想不会吧,但等他凑近了细看,却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饼,已经没剩下几只了。

这让愁落暗尘百思不得其解,他之前在落下小镇,可是买了几十张烧饼,断不可能就这么三四天便吃完的道理,哪怕途中多了一个人。

愁落暗尘想到这里心里涌起几丝甜蜜,下意识里偏头看了一眼羽人非獍,真是绝美宁静的一个天使呀,我真是何其有幸,然后他看了眼羽人非獍手里握着的咬了一个角的烧饼,再看看箱笼里惨兮兮被他归到一起的烧饼,忍不住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或者是自己当初搞错了吧,其实我只是买了十多只烧饼……

看着空手坐回身边的愁落暗尘,羽人非獍好奇的问道:“难道你吃饱了?”

愁落暗尘摇摇头,又立马点点头,假装不在意的说道:“嗯,饱了。”

羽人非獍盯着愁落暗尘看,摆明了是不相信,然后她俯身拉开抽屉看了一眼,顿时一切就都明白了。她细心的把烧饼撕成了两半,将没咬过的那半张递给愁落暗尘,说道:“诺,给你,我吃不完。”

愁落暗尘看着那半张烧饼,又看看羽人非獍手里剩下的四分之一,想了想后接过来,心安理得就啃。

羽人非獍满意的点点头,眼眸中的笑意满的都快要溢了出来。

这次愁落暗尘吃饼的速度明显放慢了很多,学着羽人非獍斯文的样子细嚼慢咽着,刻意控制着的速度让两人同时将烧饼吃完。

偏过身子看着正用手帕擦着手的羽人非獍,愁落暗尘有些艰难的说道:“我们去落下镇买些吃食,还有水袋吧。”

羽人非獍眨眨眼睛,笑着说道:“好呀。”

愁落暗尘很高兴,他起身就准备去收拾行李,羽人非獍却拉住他,说道:“雾太大,我怕。”

愁落暗尘握住她的手,很认真的说道:“不怕,有我在。”

羽人非獍想了想,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个说法,愁落暗尘于是信心满满的开始收拾行李,只是他刚准备去折叠帐篷时,自山林间响起了一声熊吼,过会儿又传来两声虎啸,没多大会儿居然又是一阵狼叫……

就好像忽然之间,这座山里的野兽,都活了过来。

羽人非獍在熊吼时便被吓的花容失色,虎啸时全身更是瘫软的像是面条,就要软倒在地上时,被愁落暗尘捞在了怀里,倒是狼叫声没有更显著的变化,想来是被这只猛虎震慑了心神,已经容不下这群狼了。

愁落暗尘心里紧了紧,其后便显得很平静,他拍拍羽人非獍的肩,细声安慰道:“不怕,不怕,有我呢。”

羽人非獍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愁落暗尘的腰。或许是愁落暗尘的安慰具有魔力,或者只是心神太过疲惫,在那轻柔的拍肩声里,羽人非獍睡着了,就连愁落暗尘自己都像是被催眠了一样。

那些野兽的吼叫就只是响了那么一下两下,愁落暗尘往常山林里行走时,其实听多了,神经锻炼的比较粗硬,所以那天面对黑熊,才会有那样的勇气与决断。如果是他一个人,不会去理会这个,但此时多了一个人,他就必须要为羽人考虑。

察觉到羽人非獍睡着了后,愁落暗尘怜惜的看了看还紧紧搂着自己的羽人非獍,不敢稍有动弹的站在那里。虽然温香软玉在怀,很幸福的样子,但其实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很艰难,说不清是过去了多长时间,羽人非獍终于不再觉得那么恐惧,她伸手挠了挠嘴角,头拱了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

愁落暗尘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羽人非獍终于没再抱得自己那么紧了,于是他将她抱着钻进了帐篷里,陪着她一起睡觉。只是一时他还睡不着,就甜蜜而又满足的看着她,一如之前醒来后那样的愉悦。

 

29

愁落暗尘最后还是睡着了,等他再醒来时,帐篷里却只有他一个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堵得他很难受,却强压住这种失落,抱着万一的想法钻出了帐篷。

在帐篷里时因为心乱,他还没有注意,出来后才发现天光大亮,浓雾被驱散的干干净净。站在山道上,愁落暗尘环顾左右,又往坡道下瞅了瞅,没有看到羽人非獍的身影。即便是这样了,他还不想放弃,双手拢在嘴边充当着扩音器,声嘶力竭的喊起了羽人非獍的名字。

自然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他自己也知道,只是不愿接受这个现实。最后声音都喊的嘶哑了,一股悲伤绝望的情绪涌入脑海,他浑身一软就这样瘫在了地上,双眼茫然无神的看着不知名的方向,两行清泪缓缓滑落。

他早知道总有分离的一天,但却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他还没有跟她说他喜欢她,他还没有来得及问她家在哪里,他还没有跟她约定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为什么她就这样干脆的走掉了!

无尽的自责,无尽的悔恨,无尽的破碎,一场大梦,正试图脱离掌控。

这种绝望的情绪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慢慢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好像漏了件什么事。可是是什么事呢?愁落暗尘拼命的想要记起,想到头疼欲裂,终于给他想到。

急急忙忙的自地上爬起来,他踉跄的跑向山洞,果然在帐篷的门上看到一张纸条,上面三行绢秀的字:愁落,我走了,别太想我,不要哭鼻子,我是有事,才不得不先走一步,相信我,我们会有再见的一天,加油——羽人。

看到这张字条,愁落暗尘终于抓到了一根稻草,虽然不了解会怎么相见,但是他相信她,他相信命运会让他们再次相遇,必定有缘!

愁落暗尘手里捏着纸条,躺在那堆枯叶上,看了一看又一遍,脑海里补了几场喜悦重逢的画面,然后燃烧起无穷的斗志!我要加油!我要高中!我要盛名传天下!我要你知道我在等你!

起身他将纸条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那个小格子里,之前的那张纸条,还好好的放在那里,只是被水浸了两次,字迹早已晕开,勉强才能看出写的是什么。

将整理好的箱笼背上,他走向洞外,向着落下镇的方向而行。备下的干粮只剩了三张饼,如果天气继续那般古怪下去,等待他的大约只有饿死一途,总之是讨不了好,而且,没有水袋真的是很不方便的一件事啊!

好在天气一直不错,没有泛起大雾的事情发生,没过多长时间,便来到了那处温泉的地方。站在山道上眺望着下方的那个水潭,前几天的那幅画面一跃而上心头,让他的心情变得很是欢乐,唇角带着笑,脸上洋溢着光芒,久久不愿散去。

羽人,我在,想你。

 

30

看着不远处的那座城门,愁落暗尘擦擦额头的汗,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又回来了。

很巧的是,前几天他来到这座小城,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只是城门变了,方位变了。

正是近黄昏的好时光,迷谷客店门前还是围了很多人,他站在外围垫起脚朝内里看了一眼,果然是那个白发青年慕少艾。他摇摇头,没有兴趣挤进去听在讲什么,想到他曾经给她复述过的那个故事,心里忽然有些微异样,当时,她是什么神情来着?

就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当愁落暗尘跳起脚来时,慕少艾往这边看了一眼,脸色一变,口中喷出一口浓烟遮住了身影,他的人已经出现在人群外围,站在了愁落暗尘的身前。

愁落暗尘就觉得身前突然多了个黑影,差点就撞了上去,然后他自暇想中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见是慕少艾,心里忍不住一惊,下意识里就扭头往圈子里看去,但因为身高并没高大到可以无视那层层人头,所以什么也没有看到。

慕少艾看着愁落暗尘的反应,并没有什么得意的情绪,反倒是眉头紧锁,眼里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却在瞬间就被掩饰过去,平静的说道:“你的身上有死气。”

愁落暗尘很疑惑的扭回头来看着慕少艾,准备表达自己的好奇时,就听到这句很惊悚的话,把他吓了一跳,但很显然他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冷冷一笑也不打算说什么,往边上挪了一步就想绕过慕少艾。

慕少艾也往边上挪了一步,依然挡在了愁落暗尘的身前,很认真的说道:“你的身上有死气。”

愁落暗尘莫名其妙的看着慕少艾,很不满意的说道:“我不想听你讲的故事。”

说着话就又往边上挪了一步,但慕少艾紧随着也挪了一步,愁落暗尘很恼火的瞪着他,压抑着怒气的低声咆哮道:“我说你够了啊!”

慕少艾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很受伤的样子说道:“哎呀呀,我老人家没骗你,你身上有死气。”

愁落暗尘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慕少艾沉默了下,但什么也没有说,身影显得很是落寞的挤进了人群里,也没打算继续讲故事,直接走进了迷谷客店内里,留下外面那些失望的人群,又纷纷起哄的散开。

愁落暗尘看着慕少艾的背影,心念一动,伸手想要挽留,却是又无力的垂了下去,死气?真是无稽之谈。

摇了摇头,愁落暗尘朝着街的那边走去,本来街上的行人很稀少,却因为故事会的散场,而骤然多了起来,那些沿街的商贩见此良机,纷纷吆喝了起来,想在这一天的最后时光里,再做成几笔生意。


评论

热度(1)